Tag: 上海浦东kb论坛

Categories
Exwmawbz

Injury,

I have been tortured by the wound on my belly for more than seven years. After the night comes and puts down the exhaustion and busyness of the day, the pain of itching and pain begins to torture me. For seven years, it seems that I have gradually got used to touching it in theRead More

Categories
Locqbb

Memory

Time in change, memory 1.1 point stop-motion, along the way, life has quietly lost a lot of look back, years of vicissitudes, many people after, come and go, who is returning? Or passing through? Is the beauty of the past really lost? I won’t make an innocent agreement with such a unscrupulous smile! When weRead More

Categories
Cduchha

Early winter

After getting up in the early morning of yesterday morning, I went downstairs to have a look. There was drizzle falling in the sky. I turned over and went upstairs to take an umbrella and walked to the square for a walk in the rain. Breathing fresh air, walking brisk steps, walking around the familiarRead More

Categories
grdjzx

Distance

[Introduction] fall into the distance and want to see more scenery. Look at the scenery through time and space. When you see the scenery, what kind of yearning is left behind-I am not me, and you are not you. As soon as we entered the early winter, there was still the rain left in lateRead More

Categories
Vyslbigc

Blessing

Probably at the moment when I decided to live with him, I was doomed to be lonely in the future. I am not great but not bad enough. Looking at the happy ship gradually heading far away, maybe only in this way can love last forever even if it has passed long ago. The cloudsRead More

Categories
Zurmwlcyksf

六月

『写在前面』 梦在树下开了帖子,题目写着公共日记六月:小楼一夜,梅雨萧萧。虽然我说不去任何网站浏览东西,但是树下却始终难以割舍。而随着他的引导,也续写写六月的点点滴滴。 「六月七日。星期天。小雨」 周末,还在上班。 昨天晚上想好了的,今天来的时候有时间要写一些文字,但是却迟迟不想动笔。 我说六月做一个温暖的女子。就连我的文字里都已经保证。 但是怎么今天情绪还是有些忧郁。 对了电脑一天,突然发现什么都没做。只是无聊的翻翻网页。 刚才下雨了。不过又晴了。我在想,一会下班回家干什么。 突然我知道了,依旧是看电视,然后晚上熬夜看书。明天生活依旧。 今天到此。明天在写。 「六月八日。星期一。阴转晴」 四点了,才吃完中午饭,昨天同事休息我上班一天,有些熬时间。 今天早上阴天,下午晴天。心情似乎和天气一样变化挺大。早上写了一篇稿子。然后贴博客里。感觉还不错。或许有时候闲的无聊就写字吧。 刚才在看电视,和晨聊了几句,但是有一句却触碰内心。他说怎么过都是过。就这一句话让我突然觉得生活或许就是这样,怎么过,还不是过。所以心又安静了少许。 好了。看电视去了。 「六月九日。星期二。晴」 昨天晚上去参加比我小三岁的侄女的订婚仪式,怎么说呢。让我突然很有感慨,觉得自己现实的生活真的很空白,有些表姐开玩笑问我什么时候喝我的喜酒,我一惊,居然语无伦次。 今天大姐在线了,下午和她聊了一会,又说起了社团,不过大家都很淡然了。觉得那个圈子的确该离开了。我给大姐说不要遗忘我,姐说我以后有什么事情依旧可以和她说,于是我笑了。 其实今天本来想写一些小说,脑袋里把一些情节早以刻画好了,只是怎么突然就没兴趣写下去,所以迟迟没有动笔。今天的阳光很好,感觉很舒服,尤其在厅里上班的时候开了一会空调,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不过总体来说,一天的生活就是这样简单,安静,过上一会也该下班了。 「六月十日。星期三。晴」 伸了一个懒腰,终于站起来活动会,刚才看了每天晚上着迷的电视剧,虽然现在心里还被里面的情节吸引着,但是最终知道了结局是什么样,所以就没了前几天的好奇。一般情况下上网的时候会很少看电视或者电影,或许最近真的是有些无聊吧,不想怎么写字,又一个人坐着上网,于是打开晚上常看的电视看了看结尾。 今天终于写了个小说,觉得情节有些单薄,或许自己本不是一个专业的作家,所以写出来的东西总是不够满意。不过依旧很喜欢自己的语调,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所叙述的一切都很舒缓,或者这也是自己一种独特的文风吧。 最近安静了很多,也没有前一阵子的烦躁不安,似乎有人说的很对,就这样生活着还是活着,为什么追求的那么多呢?于是我想了想,虽然自己的生活比较简单,无谓,单调,但是不能否认现在的自己算是比较开心。平静的过每天的日子,只是没人陪我而已。 喜欢看很多书,但是却没钱买很多,于是有些时候会上网看一些,或者晚上用手机看会,觉得那是一种享受。这几天我在想着,淡然,从容是什么?摁。终于似乎懂得一些,就是要求不要太高,想法不要太多,学会随遇而安即可。然后我就更加的平静。心里想着,这样的生活其实很好。 「六月十三日。星期六。晴」 看了一眼日记上次更新的时间,吓了一跳,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似乎不清楚这三天之内具体做了什么,但是好象总是闷闷不乐的感觉。今天是周六,刚才中午顶着37度的太阳奔波在路上,然后到单位开始上班,一切总是在平淡中渡过。 昨天晚上我不开心,我说我不开心,可是具体什么事情我又不想说出来,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压抑的有些疲惫。听着客厅里爸妈的争吵声,让我有一种想要解脱的冲动。我知道家里的每个人都过的不幸福,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来改变现实的状况呢。 我不知道现在哪个地方更适合自己,呆在家里是一些琐碎的唠叨,还有无休止的争吵,呆在上班的地方,又是工作上的压力还有无头绪的思绪。谁告诉我哪里才是适合我的地方。我不能说我有些迷茫,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处于迷茫的状态下。记得很早以前默默对我说,女人来到世上是来享受的,所以我应该快乐,等到老了的时候才能有美好的回忆。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却做不到快乐,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原因,还是快乐本不属于我。 我在想着,现在的日子就是这样,混一天是一天,可是却突然发现日子混起来真来。一天的时间似乎很慢,而夜晚属于自己的时间却有匆忙的过去。我不知道夏天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显得心浮气燥,可是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躁动不安。好吧,我不是说过了了吗?要开心一些不是。所以那就开心一些吧。 想了想,现在快4点多了,到7点多的时候准备下班,然后回家,吃饭,睡觉。明天早上继续上班,重复着今天的生活。似乎该满足,不是吗? 「六月十四日。星期日。晴」 昨天晚上凌晨两点多睡觉,我知道自己不是失眠,而是有些事情让我有些烦躁,本以做好的决定,但是却总是下不了决心,我对一个朋友说,我很想失忆,那么什么回忆都没有,说这话的时候我苦笑了几声,朋友开导我说,其实有些事情可以放下,就算放不下也不要提起,让它沉淀下去,于是我觉得我懂了,但似乎自己总是一个人纠结。我说,如果以后不想写字的话,那么白天那么多时间做什么呢?朋友大吃一惊,说自从认识我以来我一直是沉浸在文字之中,很无聊的时候也只是以写字来打发时间,不像他那样没事的时候玩游戏,在朋友认为,我写字就是利用无聊的时间。我想了想,没有说话。其实也是,写字真的以成为平常不可缺少的一件事,即使一个人的时候也喜欢用文字来描写。 昨天子青打来电话聊天,又似乎很久没有和他说过话了,他说最近又要搬家,和一些同学住在一起,我说他以后不孤单了,有人陪了,哪像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他笑了说,其实他也很孤单,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一些事情,他知道我最近心情不好,于是开导我说没事的话可以去成都那边找他玩,有些时候他还会幻想一下我去成都的画面,一个女子独自前来,呆了几天之后又转身离去。我笑了,说他幻想的这些以后都会实现,因为我曾经说过,子青是我网上最铁的知己,所以终有一天我要去他的城市找他,见一上面,那样才对得起我们之间的友谊。 今天是周末了,早上起来看见自己双肿的眼睛有些心疼,其实我也知道,但是就是不能克制自己的思想,其实我依旧很累,只是我也和晨一样,学会了隐忍,学会了掩饰。 「六月十五日。星期一。晴」 早上八点半才上班,但是自己却提前了半个小时,于是打开电脑随意的翻着,本想着今天早上没事的话可以写一篇小说,因为那个故事已经想了很久,觉得写出来的话应该可以很轻松,但不知为什么对着电脑的时候思想突然有些空白,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刚突然想起江山来,进去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前一阵子投的征文居然还得了优秀奖,突然惊喜一阵,因为对于诗歌我总是不能肯定,接着看了自己以前的指间社团,突然有种想要回去的冲动,但我知道我只是无聊了才又一时冲动。我在想着,如果以后不写博的话那么我该做什么?我在想着如果删了一个朋友的话那么我还上博客做什么,不上的话时间不是更充足了,想着想着又有一些头疼,突然发现最近怎么头疼起来。 刚和妃子说了几句话,我不知道她怎么看出我最近的心事,猛的问了我一句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于是我把一些看起来似乎琐碎但是却在家里比较重大的事情讲了出来,妃说怎么事情都堆到了一起呢。我没有解释,只是说着不仅家里的事情,我连自己一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处理不好。还没等妃说话,我又被工作的事情拉去忙了。 我真的有些乱了,尤其思想,而且最近突然有些失控,怎么觉得一切都是空白的样子。还记得昨天晚上从同学家回来,下楼梯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下,结果不仅把脚崴了,而且侧面因为楼梯上的砖头咋到脚上,结果鞋子被血染红了,同学责怪我说怎么下楼梯都这样心不在焉,我反驳说是楼梯不好。好几厘米的伤口泛出鲜红的血,她们家没有创可帖只好用纸随便的擦了几下便离开。路上又被一家人的狗开始追咬,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落魄的感觉。 现在听着歌,写下这些琐碎的事情,因为我想看着我一边听歌一边写东西可以专心不?因为我总是不能又写东西又听歌的,觉得自己的思想不集中,不过有些事情总是要学会改变还有适应的。我在想着过下去的几天该怎么样呢?应该怎么样呢?具体该怎么样?我想着想。 「六月十六日。星期二。晴」 昨天两点多下班,回家之后开始睡觉,不过睡觉之前还是和玻璃聊了一会,怎么说呢,似乎和她聊过之后我突然清醒很多,因为有些事情我总是很迷糊,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中午的时候给大姐留言,前几天给她留言没有回我,于是昨天又开始Q她,本想着和她说一些我最近的情况,但却发现大姐似乎过的也不好,有些生病,又和姐夫闹了点矛盾,还有考试的事情。一时间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姐说她想休息,安静一会,于是和她道别之后我想到了玻璃,一个有着和大姐一样成熟思想的女子。 和她聊完之后我终于理智一些,或许自己也只是一个孩子,需要别人的开导。拉了窗帘开始睡觉,梦中还感觉有泪水流下的痕迹,只是不到一会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7点多钟起来,看见外面的太阳不是强烈,拖拉着鞋子坐在客厅看电视,有些烦躁不安的样子,吃了饭,爸爸妈妈回来了,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具体的说又要用一笔钱来解决,而那笔钱又是父亲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挣到的,其实有些时候我心里很自责,因为自己总是不能让父母生活的好一些,其实我心里想着,现在一切的苦日子都会过去,以后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一定让家人过上富裕的生活。 晚上接到花的电话,该怎么说呢,似乎上次和他说过叫他不要对我那么好以后他就很少打电话给我,偶尔聊上几句也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其实我不是一个冷血人,只是我不习惯一个人对自己很好,而自己又没有能力去回报。我们聊了很多,似乎总是不着边际的话,但是电话这端的我分明听到自己的声声叹息,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一个爱叹息的女子,但是我知道只有我心里压抑的时候才会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气。 昨天一夜都没睡好,因为天气的闷热,因为蚊子的叫声,凌晨两点半开始关机,但是到三点的时候还依旧翻来覆去。拿起身边的扇子在夜晚胡乱的舞动,不知不觉的似乎进入了梦乡。早上起来上班的时候想起昨天晚上小说的故事情节,于是开始回忆。 「六月十七日。星期三。小雨」 今天心情不好,不是因为突然下起了小雨心情不好,而是因为从昨天晚上开始,或许更早以前心情就没有好过。我又想起和石头吵架的事情,貌似那些关于文字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总是能引起两个人的争执,而最后的结果就是被他凶的手足无措。还想起昨天中午聊天的时候,好几天没见过,觉得特别的亲切,怎么一转眼到了晚上的时候在信息里两个人开始发脾气,居然最后闹到谁也懒得理谁得份上。似乎有些可悲。昨天换了签名,是石头写给一个人里面的一句话,比幸福更幸福的是,是有人守侯,我只记住了这一句话,因为我喜欢这样的句子,聊天的时候又说起了那句话,于是我说借过来用,当我小说的题目,现在暂时先放在签名里保存着,当时还想着写一篇小说来着,但是经过一阵子争吵之后心情都被破坏的体无完肤,于是没有任何思想还有精力在去写。 晚上12点多的时候阿东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有些吃惊,接了电话问怎么还没睡觉,他说是被我的短信吵醒的,我当时以为是真的,也没多想,随即很认真的和他道歉,说自己不知道短信吵到了他,或许是因为我的态度很好吧,他居然笑出了声,说了实话,说不是短信吵醒的他,是突然接了电话,然后睡不着,看见我10点时候发的信息,这几天又没联系所以问我过的如何。怎么说呢,和阿东说话总是很轻松的样子,因为我们总是能开出一些让人笑的独自疼的玩笑,具体的什么玩笑我不记得了,只是知道房间里的我躺在床上,右手拿着电话,左手拿着报纸,旁边堆放的MP4。耳机还有充电器等,一起陪着我在屋子里肆无忌惮的笑。和他聊起了一些电视剧,比如奋斗,比如我的青春谁做主,等等,我们都各抒己见的说了自己的看法。时间过了许久,或许大家都有些疲惫了,而该说的一些要说的一些都已经说完了,于是我们道了晚安,挂了电话。 之后我躺在床上,又想起和石头刚才的争吵,我觉得和朋友之间不应该是这样,为什么他这样的朋友就是那样子。我想了想,或许人与人之间不一样吧,我们必定认识的时间短,就算我把他当很不错的朋友,但是在他心里或许一直也不曾靠近。终归不能和子青那样的哥们一样,什么事都可以让着我,即使那次和他说了绝交的话,过几天之后他依然打电话道歉。算了,不想了,头有些微疼,安静的躺在床上。 现在外面下着小雨,似乎心情就和那小雨一样密密麻麻的,我知道今天还要上一天班,有些疲惫的感觉,因为时间总是很熬下去,最近发现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疼起来,我想应该是想的太多了吧。不是说安静一段时间的么。怎么又这样了呢。 「六月十八日。星期四。晴转小雨」 我不开心,我很确切的感觉,即使我把音乐的声音调到很大,跟着曲调随意的哼着歌,但是我的心里依旧不开心。很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睡觉是凌晨3点整,关了手机安静的躺床上,闭上眼睛一会就进入了梦乡。早晨9点多的时候开始醒来,意识里隐约记得今天不上班,所有又安心的赖在床上。 阿东发信息过来质问我: 你说把你写的小说用邮件发过来,怎么还没有 。那个时候我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本你想提及下午的事情,但是又突然很想找个人诉说一下。告诉了阿东我在工作上又失误了,赔了50快钱,心里不爽,老是难受,所以就没有心情去发小说给你。他哼哼了两声,只是说我怎么不小心,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想下午的事情,继续安静的坐着。Read More

Categories
Qardddfdt

For a long time

When I opened the phone, it was a blessing from a number that I hadn’t seen for a long time but was still familiar with. Once upon a time, we were so strange that we were about to forget. We only thought of giving each other a simple greeting occasionally. Forgive me for leaving atRead More

Categories
Erixdnmtb

Bells

Jingle is one of my netizens. When I knew the jingle of bells, I just learned to chat on the internet. At that time, I was in an extremely confused situation because of some emergencies in my life. Later, I got rid of my inner confusion from the writing of childhood memory, which made meRead More

Categories
Qardddfdt

Reconstruction

[Introduction] for a sudden disaster, the damage to the young mind is huge and has a profound impact on a person’s future growth, this is the significance of post-disaster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rt! In my memory, apart from the open-air movies “flashing red star”, “Tunnel War” and “Honghu water waves” I watched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