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上海楼凤秋奈URK

Categories
grdjzx

于坦

2011、7、23 1、我趴在木桌上,隔着窗户望着外边的一切,法桐树上的小绒球由先前的青色变成了干苦色,想象它即将坠落的那一刻,枝与叶的不舍。看着水杯旁零星摆放的几枚弹壳,我在想,要是有一天它打到了我的身上,我会死吗? 2、搀着J去吃早饭,穿过草丛,晶莹的露珠一个个被我踩落,坐下来才发现鞋子湿了,上面沾满了草的种籽。 3、埋怨,源于浮躁,外面的世界像一个大蒸笼,区队在水泥路上踢了二十多分钟的正步换齐步。刺眼的光让我觉得光明虽在,但却睁不开眼,这时候,你会悄悄地发现周围的人都在抱怨,这让我想到了最近我们国家的京沪高铁出了几次故障,国人就大肆评论埋怨。太平洋东岸的美利坚在发射航天飞机起步的时候出了很多次意外,但西人更多的是支持与期盼。中国人就是那种吃了伟哥就想立马上女人的男人,好歹也要有个药效期。 4、屋里是16度,屋外36度。杨树上的蝉躁动不停,我看到纱窗上趴着一只七星瓢虫,它先是右下角爬到左上角,掉了下来,就伏在缝隙间,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了。 5、你能想象一群整天喝绿豆汤,矿泉水,米饭夹萝卜的我们见到啤酒时的兴奋吗?浑浑噩噩地走到餐厅,看见餐桌上摆满了啤酒,那感觉顿时上来了。我喝了几大口,确认略略酸涩的酒液淌过舌头,跌落胃里,确认自己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铆劲喝了两大碗,大口的吃肉,晕晕乎乎的走了回来。那种感觉,你知道自己是清醒的,却要把周遭模糊,醉的,醉了,未醉,努力去醉。 6、四个人醒来都在那发呆,咀嚼尚余的睡意,听着《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 7、D走进房间说: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 。有屁快放,Z。 老班长要回来了 本来躺着看书的我立马坐了起来,真的?这一走一回是不是有点戏剧化呢?内心隐约有一种失落,我为什么会失落呢?我给自己的解释:有些人离开了,记忆就定格在那一秒,若是再回来就很难再续上了,泪水既已滴落,又怎奈收回。不过,开心还是多的。 2011、7、24 1、楼上有人匆忙走下来,在我的岗哨旁给送水工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有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开着一辆摩托三轮停在了门口,车上除了松散的发动机、车轮,基本是没什么附件了。但车子表面的蓝色的漆层却完好无损。后厢里装满了矿泉水瓶,我在这儿视角望不到是空的还是满的。他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背着个皮包,裹满了油渍,踏着拖鞋,带着个眼睛,看以看的出来度数很深了。衣服早已汗湿了,慌慌张张地扛着两桶水上楼了,在楼梯的拐弯口,差点跌倒了,他哎呦了一声,之后回望了我一下。我连忙上去要帮他扛一桶,硬是被他给拒绝了。等他下楼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整个人像从桑拿房里走出来一样,面部的神情很是痛苦,狰狞。发动了几次摩托才开动,他又回望了我一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开走了。 2、我在队值班桌子上酝酿东西,L把盒饭带来了,远远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一瓶芬达,本以为是给我的,结果从左手转到了右手。我寒暄了几句,就坚持吃完了这干巴巴的饭。一个个返回宿舍的人手里都拿着一瓶饮料,似乎你吃你的,没有人会在意你口渴与否。我自问:别人为什么要给你呢?这时候有人把一瓶饮料递到了我眼前,帽檐遮住了我的视线,抬头一看,是黑皮。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对话如下: 给! 不喝,我故作装C。 不喝拉倒 黑皮回头傻傻地笑了,像个小姑娘。 3、男人之所以成为男人,是因为独具某种未知的男性艺术。如果有一天,男人们不会熨衣服,不会修自行车,他们连起螺丝钉都不会。女人们读书比男人好,开车比男人强。我想,男人就沦为了一个高级的常温精子储存器。 4、天空中布满了鸟影,它们收紧翅膀,把喙深深插进胸前的羽毛中,仍然孤单单地立在沉默、荒凉的屋角上。一列火车驶过,载着慢慢的故事,汽笛声回荡在郊区的栋栋建筑之间,人们纷纷归巢慰安,月光溜出来偷窥夜火。 5、一个朋友给我发了条离线信息 哲哲,我被安大公共管理专业录取了,你在那要照顾好自己 我:恭喜你。摘录一小段对话: 友:在那照顾好自己,完完整整地回来带我们军训,嘿嘿。 我:会的,谢谢你。 友:额。。。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有点陌生的感觉。 我:有吗?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太怀念外边的一切人、事物了吧。 友:那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我:不知道,不过我还是那臭脾气。 友:哲哲,我要去洗澡了,你会在线多久呢? 我:说不准,一个小时吧 友:那等我洗完找你聊,等我哦 我:好的,去吧 友:我去了哦,嘿嘿 我:恩,快去吧 。。。。。。。。 友:哲哲,还在吗?去哪儿了 我:在 友:我只能和你聊十分钟了,妈妈催我睡觉喽, 我:没什么事,睡觉吧 友;汗 我:晚安 友:哲哲,那我下线了喔,你在那照顾好自己 我:开学我去接你,安。 6、和F交流,F问: 你感觉高考对学生有什么好处呢? 答:往前想想,可能考试前一个月有点用,那时候天气很热,心烦意乱,学生们能静下来就是一种进步,最起码我那时候是这样的。F: 你能确定那种心境是心境如怡,收放自如而不是麻木、僵硬了? 我沉默了。 7、静谧的夜,我失眠了,溜到隔壁的俱乐部,头伸出窗外数星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至少有两年没这么认真的看天空了,我是幸运的。 8、动车又出事故了,我想说世界很安静,一切安好,不安的是人们躁动的心。若要问为什么事故频频出现,归于传媒的迅猛发展。难道只允许有小三,明星逸闻,凶杀,不准有天灾人祸? 9、倘若你和一个很有交往深度的朋友发生矛盾后,你主动找他搭讪,他还是面无改色,这样的朋友还值得深交下去吗?我的解释是不必了。理由有二:一是,他的智商肯定不高,因为他不会理解对方的用意以及对方跨越心理鸿沟的艰难程度。二是,这样的人太过自我,对自己的过分看重,即使别人示意让步也很难打动他,你说,这还有 价值 吗?Read More

Categories
Azpuxiuy

The ink removed from the light color frame

Having read those dialogues, seen so many separations, and witnessed the cover-up of promises one after another, I couldn’t help feeling puzzled. How long will it take to get to the future, go, go, go, where to go, forget, forget, forget, forget what? So deep, so worried, and finally so forget it! Want to think,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