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上海推油群XF

Categories
Cduchha

Miss

I put my miss in the place where nobody heard or saw, but in the end, they occupied all my space. I haven’t contacted you for 322 days. I don’t even have any expectations for you, but I’m still waiting. My friend said, “you love him so much, why don’t you find him. I dareRead More

Categories
Zurmwlcyksf

七月

【编者按】:即使是炎热的夏季依然抵挡不了悲伤的脚步,也驱散不了偶尔的孤单。为了自己的痴傻,为了自己不懂得照顾自己,为了自己的任性,其实都是为了更多的关爱。就像我们从不曾遗忘友人一样,但也会冷落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在忙,在自己的世界忙碌着,并觉得累,偶尔想起的温暖也只是来时遥远的问候。这或许就是生活,以自己的世界为生活,不管是忧伤的寂寞的,依然继续着。 『写在前面』 七月,来的有些匆忙,似乎还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就已经悄然而至。 七月,火热的季节,大地被蒸烤的失去了本来的样子,所以它已经面目全非。 七月,又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冬天,已经在不远处开始等待。 「七月三日。星期五。」 知道自己的情绪就是这样,六月末的时候说,到七月来临的时候,闲下来的话就安静的写东西,或者记录一些琐碎的事情,可是当七月初真的到来的时候,却找着各种理由来搪塞,不想写字,不想看书,上网也不想,思想里不知道自己在追求着什么,只是觉得有些空洞,或者有些空白。 近几天以来,觉得生活过的挺简单,挺安静的,只是有些时候会和朋友之间发生一些不愉快,但是过后我又不会计较什么,所以我觉得应该珍惜现在的友谊,因为我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情谊能持续多久,尽管我一直希望很远很远。突然之间喜欢被人宠的感觉,哪怕是一个电话,一条短信,或者一句问候关心的话,只是觉得心里很温暖。或许是孤单太久的原因。其实我并不喜欢和朋友之间偶尔闹点小别扭,但是我发现被人哄的感觉很不错,所以会趁对方不注意的情况下自私一回或者任性一回,觉得女人撒娇始终可以得到男人的原谅。无论那个男人是谁。 最近工作上没有什么大的压力,只是安静的上班,做好本职的工作就行,比较喜欢现在的样子,很轻松,很舒服,不晓得这样的日子能维持多久,不过现在就应该好好享受这样的生活,而不是自找麻烦。今天天气依旧有些躁热,尽管开起了空调还是让我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好吧,学会安静一些不是更好? 「七月五日。星期日。」 今天是周末,应该是值班一天,因为昨天休息了一天,所以今天要上班一天,不过应该不是很累,只是时间长了一些而已。昨天晚上看书,看到一首诗歌觉得很有意境,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写过东西了,抬头看了下闹钟,已经是11点40几分,拿起笔的手又放下了。刚准备关机的时候花突然发信息过来,说下午那会电话打不通,结果上了一天的班很累回到宿舍直接睡觉了,本想着让他早点睡觉,但似乎他有些话想要说,于是告诉他如果有话要聊的话就上网吧,他同意之后我开始上QQ。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些瞌睡了,但总不喜欢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即使我发了很多的消息给他,他解释说在接电话,于是我关机,睡觉。 这几天都没有阿东还有子青的消息,即使我知道他们应该过的不错,只是彼此之间少了一份联系,因为大家总是有自己要忙的事情。刚才上网的时候叶子说,今天他就放假了,然后一个人去丽江玩,到8月17号的时候在回来,问了他回家准备做什么,他说写童话,突然很羡慕他的生活,至少在夏天繁忙的工作中还能休息一个多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叶子问我,回家之后联系少了会不会忘记他?我突然笑了,觉得这句话好熟悉,因为以前总是我喜欢问别人,没想到今天会被他问。虽然只是一个无心的问题,但却突然让我的心触动了一下。我说不会,因为我不喜欢遗忘和遗忘任何人。尤其是我的朋友,他笑了一下,随即我们道声再见。 心里终究有些失落,因为总是不喜欢没有朋友的音讯。昨天晚上睡觉很早,应该12点多的时候,但是躺在床上迟迟没有入睡,或许是因为房间闷热的原因,总是让我有一种躁动不安的感觉,脑袋有些模糊,幻想着以后的生活,尽管思想里的那些画面很美好,但明知道都只是幻想。有时候会很想一些人,莫名其妙的想,只觉得心里温暖,因为牵挂与被牵挂都是一种幸福。 「七月六日。星期一。」 我知道自己心情不好,尤其是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心里想着没什么过不去的,所以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为什么自己还高兴不起来。昨天上了一天班,有些累,因为对电脑的时候太长,早晨的时候看见一个朋友在线,问了关于最近的过的怎么样,还有今天是上班还是休息?结果等了一阵子他只发来了两个字,考试,突然心底有种失落的感觉,虽然我们每天上网都见彼此在线,但却从不主动说一句话,偶尔我实在无聊的时候会拉扯几句。只因为他是我最铁的知己。沉默了一阵子,觉得似乎没什么话可说,于是关掉了对话框,想起来这几天似乎他都没有回过几条短信,我想应该是很忙的原因,因为他要考试,因为他搬了家。 前几天工作上有些失误,总是让我有些疲惫,我知道是自己的粗心所造成,所以只能生自己的闷气。最近一直做梦,而且都是噩梦,记得几天前石头打电话过来问我好些没,刚好那个时候我刚睡醒,应该说是被吓醒,满头的大汗,于是和他讲起最近的事情,似乎总是有太多的不开心,而具体的原因却说不上来。他安慰几句,只觉得有朋友的关心很不错,挂掉了电话,心情好了很多。 这几天西安的天气有些燥热,持续了一个星期的38度,无论是呆在上班的地方还是家里,都没有心情好好的工作或生活。晚上房子有些闷热,躺在床上半天的睡不着,旁边的书又无心看下去,带上了耳机听喜欢的歌曲,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耳朵有些微疼,原来枕头边的MP4开了一夜。失声笑了出来,觉得自己有些傻,总是不懂得照顾好自己。 一时之间觉得寂寞,一时之间觉得自己始终都是一无所有,任我怎么努力还是惘然,似乎有些可怜,似乎有些可悲。有时候我在想,像我这样的女子以后该是有着什么样子的生活。以后的生活,而今我已不小,二十二岁的大人了,可每天还是生活在父母身边,有些人会羡慕,觉得在父母身边多好,而有些人会耻笑,这么大的人应该出去闯一闯。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所以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我总是不理会, 今天比较舒服,因为早上睡了懒觉,记得上个礼拜的时候每天都是7点多起床,8点多上班,所以早上的时候总不能多睡一会,而这个星期就可以好好的休息几天,因为和同事商量着说这个礼拜可以晚点上班。于是心情好了一些,不过也只是好了一些而已。 「七月七日。星期二。」 西安的燥热天气让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上班的时候会开几个小时的空调,而更多的时间就是电风扇在桌子上无力的转着,昨天似乎过的不错,因为早上睡了懒觉,而中午上班的时候又不忙,所以比较悠闲,只是心情有些压抑或者郁闷,思想里想着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7点多的时候开始下班,收拾回家,妈做了煎饼还有稀饭放在桌子上,于是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视,风扇,然后端起碗筷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总是不喜欢等着家人一起吃饭,所以一个人先来。 尽管一直是晚上,可是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12点钟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聊完之后开始关机,听歌,看了一下闹钟,1点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失眠,眼睛闭着,偶尔开始做梦,但突然之间又被什么咯了一下,惊醒之后才发现原来耳朵的耳机又没有摘,看了一下时间,两点整。关了MP4,准备安静的睡觉,梦中似乎总是感觉不舒服,又醒来,喝水,看了一下闹钟,时间定格在三点整,思绪突然有些清醒,想想已经三点多钟了还没有入睡。端起杯子里的水一饮而进。最后一次醒来是早晨的六点整,本不想这么早起床,但房间里依旧有些闷热,尤其是太阳照进来的光有些刺眼,于是开始收拾,准备上班。 心里想着写一些字,诗歌或者散文,最后决定还是写诗歌,拿起笔,但写了几句又否定了,只是觉得自己是一个虚伪的人,因为内心本不想写字,尤其是诗,怕自己写的不好,但又突然看到别人写了不少,所以想着如果努力一些的话可以写的更好,但不料没有了那份心境,于是写到一半的诗被撕的乱七八糟,然后仍在不远的垃圾桶里。最后终于明白了一些,如果不喜欢的就不要勉强。而写字也毅然如此。 「七月九日。星期四。」 最近心情不好,尤其是这两天,突然莫名的忧伤袭击迩来,只是感觉到一阵的孤单,一阵的失落,还有一阵的迷茫和不知所措,不清楚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只是觉得有些空虚,有些疲惫,有些压抑。本想着写一些文字来缓解一些,但却发现自己竟然无话可说,无字可写,于是剩下的只是自己一个人独自的哀伤。 七月的太阳有些辛辣,让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总是不喜欢这样的天气,觉得冰冷的世界才是我可以停留的地方。昨天下了一天的小雨,断断续续的样子,觉得这样的天气才是我所喜欢的那种,可是也只是持续了一天而已,而今天的太阳依旧让我有种厌恶的感觉。即使躲在房间里,它的味道也刺激着我的神经。 这几天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所以少了和几个朋友的联系,总觉得没有一个人可以陪着我很久很久,所以有些时候学会孤独,学会适应岂不是很好。好一阵子没有和大姐打电话了,昨天闲下来的时候和大姐聊了一会,她说她辞职了在家,安心的学习和考试,然后做好一个妻子应有的责任,收拾屋子和照顾老公,我说姐现在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那么疼爱她的老公,还有一些目标和理想要去追求,这样的生活真好。姐淡然的笑了一下,鼓励我说应该也有自己的目标去实现,比如我的文字,比如我现实的生活。我听完之后否认了一些,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一个人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刚才和石头聊天,他知道我心情不好所以想着开导我,但是他不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任他怎么努力我还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于是他似乎有些生气,但是我并不想解释太多的原因,所以只好看着他的图象暗了下去。昨天晚上收到花的消息,他说手机停机了所以打不了电话也发不了信息,我回他没事,让他早点休息,然后关了手机开始睡觉。 「七月十日。星期五。」 刚才没事了,在群里喊玻璃教我弄下空间里的背景音乐,结果她居然说我笨,有些郁闷,按道理来说我是非常聪明的,但是怎么到她那里就是笨了呢?原因我终于知道,因为她比较聪明,所以和我比起来就显得我比较笨,算了,不和她纠缠了,反正最重要的是让她教会我怎么添加音乐,似乎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够笨的,因为在她一再的引导下我还是没能添加成功,总是遇到很多麻烦,心里想着玻璃也不是外人,把QQ密码给她让她帮我做做,那不是省了很多事情,但是没想到她那么小气,那么懒,居然理都不理,而且最后还找各种借口说是要请假啊,休息啊,上班啊,睡觉啊等等离开我的视线,我有些不满,说是还没教会我怎么就要走,是不是不够朋友,她随即把我推给了妃子,说是妃子也会,如果我要做的话去找妃子吧。我同意了,因为妃子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丫头。 玻璃下线了,我去Q了妃子,问她忙不忙,她说不忙,我说让她上我的号帮我弄,结果她说电脑卡,可以一步一步的教我,当然其中我也遇到了很多麻烦,不过最后还是一一解决了,处理完空间的事情之后我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说,原来我还是挺聪明的,结果妃子发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说,如果我聪明的话还用她来教,我一时无语,然后彼此便哈哈大笑起来,道了再见,她开始下班。 突然想起了叶子,空间的歌曲都是叶子以前帮我做的,叶子是我以前社团的编辑,关系还算可以,记得有一次我说要加空间的播放器,但是总是不会,于是我发了远程过去,结果他说我的电脑太卡,他可以帮我在他的电脑上做,我把QQ的密码给他,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帮我加了一件播放器还有几首音乐,只是那几首歌并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但是他却异常的喜欢,而这段时间他放假回家了,联系也少了许多,不过偶尔还是会想起他来,还有曾经聊天时的滑稽。 今天写了一首歌,不过感觉还是有些不美,因为总是觉得自己对于诗歌还是一个虚伪的人,不过或许因为太久没有写东西的缘故,诗歌里面还是掩盖不住的忧伤。最近有些不开心,所以字里行间也透出莫名的情愫。 「七月十一日。星期六。」 最近一直关机很早,不到12点钟手机就被放进了抽屉里,少了和朋友发信息的时间,更多的是带上耳机在黑夜里听那些忧伤的歌曲。似乎习惯了这一种生活方式,虽然单调无味,但却是自己所喜欢的那种。晚上无聊的时候会想一些事情,尤其是小说里的情节,最近很想写一些小说,但是却没有具体的情节策划出来,于是闷在脑海中的头绪很压抑,如果在这样下去的或许会疯掉。都说做事开头难,突然觉得写东西也是一样,早上来的时候工作不是很忙,打开空白的文档准备写点东西,但却发现开头的故事总是很难叙说,于是一点一滴的想着昨天晚上的思绪,开始了故事的发展。 3个小时之后小说便成功了,当然理所当然的依旧是关于爱情那类,似乎总是忧伤或者分离。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故事,但现实里的爱情总是这样,即使我多么努力的刻画着故事里美好的情节。最近换了QQ的签名,我不开心所以我不说话,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开心,而我却说不出来的所以然,于是我说请不要打搅我,让我安静的思考一些事情,QQ依旧处于隐身的状态,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偶尔会去群里聊上几句,只为打发无聊的上班时间。 看似波澜不惊的生活很舒服,其实却蕴藏了太多的不满,只是有些时候沉在心里或许会好一些,因为不喜欢总是被别人看的清楚,今天天气有些闷热,即使开着空调我依旧可以感觉到外面的热气,好吧,也就是今天上班一天而已,而其余的时间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现在已经是下午的5点多钟了,想想自己从早上8点半上班就开着电脑到现在,已经有8个多小时了,晚上回家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睡觉了。而再有两个小时就可以下班回家了。期待时间早点过去吧。 「七月十三日。星期一。」 昨天晚上忽然胃疼,似乎很久都没有疼过了,我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有胃疼的毛病,可是只有当我不吃饭或者很生气的时候才会发作,可是昨天晚上怎么突然疼了起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手机关了又被无聊的开机,我知道这个晚上终于要失眠了。 突然感觉很孤单,夜晚的时候总是一个人,于是想起了几个经常联系的朋友和不怎么联系的朋友,我知道12点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睡着了,没有人会陪我聊天,可是庆幸的是有一个女子还有一个男子陪了我很久。我和那个女子说了很多的话,该怎么说她呢,其实我很喜欢和她说话的感觉,总觉得她要比我成熟的多,懂事的多,还记得上次因为一些感情上的事情我无法决定,然后试探性的问她我该怎么办?于是她和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那一刻我就觉得她是一个理智的人,不像我总是拖拉的没有头脑。所以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我总是想和她说会话,或者说希望她能给我一些开导,不让我迷茫下去。结果可想而知,夜晚她依旧和我聊着关于我自身无关紧要的话题,快凌晨1点的时候,和她道了晚安,然后看着她下线。 陪我说话的那个男子是我的朋友,应该是很久都没有联系过的文友,只是记得彼此认识有两年之久,但最近一段时间却很少聊天,于是突然想起他来,发了信息问有没有睡着,如果没有的话可不可以陪我说话,当然,一直以来我说自己认识的朋友都是对自己非常的好人,无论是女子还是男子,我们聊了一些生活中的事情,没有具体深入的话题,只是为了缓解寂寞的夜晚随意的说话,似乎时间过的很快,两个小时过去了,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想着他也应该睡觉了,说了一些感谢他的话,于是我关了手机,安然的入睡。 事实上关机以后我并没有很快睡着,我在想一些事情,还有刚才和那个女子聊天的话题,只是记得有一句她说,人是欲望太多,追求太多,想的太多,所以才会痛苦,失落,以及彷徨,一念之间感觉她说的话很有道理。像我这样经常失眠得人就是因为欲望太多,所以总是失落,因为想要的太多,追求的太多,而最后依旧是一无所有,一切都是空白,所以开始痛苦,迷茫,还有彷徨,我说着对于很多事情我已经淡然,已经从容,可是只有我知道自己说话的时候是多么的虚伪,而事实我并没有做到从容还有淡然,那么,我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自己过的幸福,过的开心还有快乐。 「七月十四日。星期二。」 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迟到了,一觉睡到8点半才醒来,要不是妈妈敲我的房门问我还上班么?我肯定还在做梦。于是睁开疲倦的眼睛看了看闹钟,天那,真的迟到了,匆忙的穿了衣服,牙都没刷的拿了手机和钥匙离开了家。昨天晚上睡的比较晚,因为在想一些事情,总体的来说是想一些朋友的事情。 刚才去外面买了饭,很久都没有吃隔壁阿姨家的凉拌面,所以在出去的时候顺便捎上一份带回了上班的地方。或许因为总是吃饭不按时的缘故,只是吃了几口就没有了胃口。想起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又是一边工作一边写东西。本来打算这几天是写小说的,可是没有很多的情节和思绪,于是就搁浅了下来。但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具体的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所以顺着记忆就写了一篇关于他的稿子。 11点50的时候终于写完,修改了一系列之后储藏在了博客里,这个时候QQ依旧是处于隐身的状态,因为写东西的时候总是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怕自己分心。 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些不开心,看妈妈的样子似乎和爸爸吵架了,还记得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见他们房间里传来很大声的说话,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于理睬的,因为我始终不是一个会劝架的孩子。妈一边扫地一边嘟囔着,好象在骂着爸爸,而这时看见我走了出来,就拿了一堆的钱让我看,辨别一下真伪,还给别人的时候就说已经被人验过了。当时因为时间紧张的缘故,所以只看了几张五十了一百的就走了,一边走着一边说: 我上班都迟到了,没时间看了 。说完之后已经不见我的踪影,只是远远的听见妈说: 都不是好东西,迟到的话怎么不早起来一些 。 现在的心情有些乱,刚才没事的时候看了一些韩国的电视剧,总是喜欢里面的情节,可是因为在上班所以又不能太深入,于是关了电影还是安静的工作,没事的时候看看新闻也不错。只是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都能够快乐,包括所有人。 「七月十五日。星期三。」 昨天晚上很晚才睡着,本想着和一朋友发发短信聊天,但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句冷句顿时弄的没了兴趣,于是道了晚安,便一个人发起呆来。看了看床边的书,已经没了兴趣,心里想着既然睡不着还是写点诗歌看看吧,当时的时间已经是11点多。拿起了笔和纸,当写下题目的时候又停止了,因为自己知道每写一首诗歌都要死好多脑细胞而且最少也需要两个或者三个多小时以上,所以又打消了那个念头,无聊的用手机上了QQ。看见两三个熟悉的身影依旧在线。 昨天中午的时候,子青突然问我电脑有没有联网,我说没有,然后我们就没有在说话,刚才截了一张QQ的聊天记录,发现已经和他有十几天没有说过话,即使说了一句也是无关紧要的。我知道他前一段时间搬了家,然后和很多朋友生活在一起,工作暂时也稳定了下来,应该算是比较安心。而最近又有了新的东西,所以既然他生活的可以,那么我就很开心。虽然我们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说话,但是我已经把他当我的好朋友。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