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上海推拿spaTD

Categories
grdjzx

于坦

2011、7、23 1、我趴在木桌上,隔着窗户望着外边的一切,法桐树上的小绒球由先前的青色变成了干苦色,想象它即将坠落的那一刻,枝与叶的不舍。看着水杯旁零星摆放的几枚弹壳,我在想,要是有一天它打到了我的身上,我会死吗? 2、搀着J去吃早饭,穿过草丛,晶莹的露珠一个个被我踩落,坐下来才发现鞋子湿了,上面沾满了草的种籽。 3、埋怨,源于浮躁,外面的世界像一个大蒸笼,区队在水泥路上踢了二十多分钟的正步换齐步。刺眼的光让我觉得光明虽在,但却睁不开眼,这时候,你会悄悄地发现周围的人都在抱怨,这让我想到了最近我们国家的京沪高铁出了几次故障,国人就大肆评论埋怨。太平洋东岸的美利坚在发射航天飞机起步的时候出了很多次意外,但西人更多的是支持与期盼。中国人就是那种吃了伟哥就想立马上女人的男人,好歹也要有个药效期。 4、屋里是16度,屋外36度。杨树上的蝉躁动不停,我看到纱窗上趴着一只七星瓢虫,它先是右下角爬到左上角,掉了下来,就伏在缝隙间,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了。 5、你能想象一群整天喝绿豆汤,矿泉水,米饭夹萝卜的我们见到啤酒时的兴奋吗?浑浑噩噩地走到餐厅,看见餐桌上摆满了啤酒,那感觉顿时上来了。我喝了几大口,确认略略酸涩的酒液淌过舌头,跌落胃里,确认自己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铆劲喝了两大碗,大口的吃肉,晕晕乎乎的走了回来。那种感觉,你知道自己是清醒的,却要把周遭模糊,醉的,醉了,未醉,努力去醉。 6、四个人醒来都在那发呆,咀嚼尚余的睡意,听着《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 7、D走进房间说: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 。有屁快放,Z。 老班长要回来了 本来躺着看书的我立马坐了起来,真的?这一走一回是不是有点戏剧化呢?内心隐约有一种失落,我为什么会失落呢?我给自己的解释:有些人离开了,记忆就定格在那一秒,若是再回来就很难再续上了,泪水既已滴落,又怎奈收回。不过,开心还是多的。 2011、7、24 1、楼上有人匆忙走下来,在我的岗哨旁给送水工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有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开着一辆摩托三轮停在了门口,车上除了松散的发动机、车轮,基本是没什么附件了。但车子表面的蓝色的漆层却完好无损。后厢里装满了矿泉水瓶,我在这儿视角望不到是空的还是满的。他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背着个皮包,裹满了油渍,踏着拖鞋,带着个眼睛,看以看的出来度数很深了。衣服早已汗湿了,慌慌张张地扛着两桶水上楼了,在楼梯的拐弯口,差点跌倒了,他哎呦了一声,之后回望了我一下。我连忙上去要帮他扛一桶,硬是被他给拒绝了。等他下楼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整个人像从桑拿房里走出来一样,面部的神情很是痛苦,狰狞。发动了几次摩托才开动,他又回望了我一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开走了。 2、我在队值班桌子上酝酿东西,L把盒饭带来了,远远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一瓶芬达,本以为是给我的,结果从左手转到了右手。我寒暄了几句,就坚持吃完了这干巴巴的饭。一个个返回宿舍的人手里都拿着一瓶饮料,似乎你吃你的,没有人会在意你口渴与否。我自问:别人为什么要给你呢?这时候有人把一瓶饮料递到了我眼前,帽檐遮住了我的视线,抬头一看,是黑皮。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对话如下: 给! 不喝,我故作装C。 不喝拉倒 黑皮回头傻傻地笑了,像个小姑娘。 3、男人之所以成为男人,是因为独具某种未知的男性艺术。如果有一天,男人们不会熨衣服,不会修自行车,他们连起螺丝钉都不会。女人们读书比男人好,开车比男人强。我想,男人就沦为了一个高级的常温精子储存器。 4、天空中布满了鸟影,它们收紧翅膀,把喙深深插进胸前的羽毛中,仍然孤单单地立在沉默、荒凉的屋角上。一列火车驶过,载着慢慢的故事,汽笛声回荡在郊区的栋栋建筑之间,人们纷纷归巢慰安,月光溜出来偷窥夜火。 5、一个朋友给我发了条离线信息 哲哲,我被安大公共管理专业录取了,你在那要照顾好自己 我:恭喜你。摘录一小段对话: 友:在那照顾好自己,完完整整地回来带我们军训,嘿嘿。 我:会的,谢谢你。 友:额。。。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有点陌生的感觉。 我:有吗?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太怀念外边的一切人、事物了吧。 友:那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我:不知道,不过我还是那臭脾气。 友:哲哲,我要去洗澡了,你会在线多久呢? 我:说不准,一个小时吧 友:那等我洗完找你聊,等我哦 我:好的,去吧 友:我去了哦,嘿嘿 我:恩,快去吧 。。。。。。。。 友:哲哲,还在吗?去哪儿了 我:在 友:我只能和你聊十分钟了,妈妈催我睡觉喽, 我:没什么事,睡觉吧 友;汗 我:晚安 友:哲哲,那我下线了喔,你在那照顾好自己 我:开学我去接你,安。 6、和F交流,F问: 你感觉高考对学生有什么好处呢? 答:往前想想,可能考试前一个月有点用,那时候天气很热,心烦意乱,学生们能静下来就是一种进步,最起码我那时候是这样的。F: 你能确定那种心境是心境如怡,收放自如而不是麻木、僵硬了? 我沉默了。 7、静谧的夜,我失眠了,溜到隔壁的俱乐部,头伸出窗外数星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至少有两年没这么认真的看天空了,我是幸运的。 8、动车又出事故了,我想说世界很安静,一切安好,不安的是人们躁动的心。若要问为什么事故频频出现,归于传媒的迅猛发展。难道只允许有小三,明星逸闻,凶杀,不准有天灾人祸? 9、倘若你和一个很有交往深度的朋友发生矛盾后,你主动找他搭讪,他还是面无改色,这样的朋友还值得深交下去吗?我的解释是不必了。理由有二:一是,他的智商肯定不高,因为他不会理解对方的用意以及对方跨越心理鸿沟的艰难程度。二是,这样的人太过自我,对自己的过分看重,即使别人示意让步也很难打动他,你说,这还有 价值 吗? 2011、7、25 1、眼看着这一天又被我们给送走了,你不免会感叹道岁月在匆忙流逝,这是因为我们用心去对待生活了。倘若你把心放在数着这煎熬的一天什么时候才能淌走,那对于一个只会数日子过的人,为什么日子又过的这么慢而悠长呢?这老天可真会捉弄人。 2、这一天的生活是这样的,上午是洗脑,四个小时的课,我觉得听到最有用的一点就是驳斥军队非党化、国家化的观点。以前,我也有类似偏颇的想法。西人说我们的军队是党的,这样不好,应该军队国家化,那就有愤青被一呼百应了。现在我来解剖一下,就以美利坚为例吧。两党竞选,总有一党获胜,党派元首 国家元首 武装部队三军总司令。你能说他们那儿的军队与党派无关吗?我告诉你,有关,只不过是间接的,但很多时候,间接的更可怕。 3、洗脑的是个上校教员,如果不穿军装,你很难辨认出他是个军人,背有点驼,肩章耷拉下来,像是猫耳朵。看得出来他真的是个马克思主义虔诚信徒了,你说,如果把马克思的那一环胡子给掠去,像谁呢?刘侬。其实,马克思主义最好的信徒是异教徒。 4、这种风云变幻的天气让我想到了大自然真的是太美了,窝成一团的乌云。四周像是被彩笔勾勒一样,发出亮光,更像是游动的冰山,你站在操场上可以清楚的望到南边的树叶被风摆动了起来,不一会,风就刮到了眼前。半空中,到处都是落叶,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时候就像产妇在分娩时的不安与焦虑。 5、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跑三千米,呼吸急促,岔气,意识模糊,面部表情痛苦。错了,这应该不是我们的反应了,我们已经适应了。Y喜欢的那个女生是四区队的,工大的二炮国防生,所以我们都在暗地里叫她炮炮。她落队了,于是,Y磨磨唧唧地跑到她旁边给她加油,众人的眼球下,Y很不好意思,但可以看得出来她跑步的速度加快了。她旁边的那个女士官班长,冲刺的时候, 炮炮加油! 他们喊道。 班长加油 就我一个人在喊。跑完后,炮炮弯着腰在那,我晓得超越身体极限后意识模糊的她是想吐了。回到队伍里,我给Y竖起了大拇指,觉得他好勇敢,至少比我勇敢,大老爷们的就要这样,不要畏畏缩缩的,不然,别人会以为我们早泄。 6、我能弱弱地替230万人民解放军说一句话吗?无论政府的一些官员多么庸碌、腐败,我们的人民子弟兵永不变色,事实真的是这样,确认一下,没人给我五毛钱。 7、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即使是你们互相爱彼此,信吗?每当我沮丧,失望,乃至绝望的时候,那首《我要的飞翔》都可以陪我走出低谷。是什么力量呢?旋律响起的瞬间,仿佛你可以听到她的脚步声回响在一片漆黑的楼道里,之后是笑容,唠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需要这样一个像是圣主一样的初恋情人,但最好不要靠近。 8、清末民国时期素材的电视剧中的音乐最美。主人公着旗袍,焦虑,忐忑的神情,音乐是用小提琴或者二胡弹奏的。民国时期的文化值得玩味,大陆断裂的那根弦,在台湾接上了,弦可以另找一根,但琴身早就毁了。 9、电闪雷鸣的夜晚,熄灯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又被叫醒去写新闻稿,我已经厌烦了这样的 工作 。好久没碰电脑了,但那里没有什么可以玩,玩大了的话,还有金山反间谍软件。 9、帮他们写一次新闻稿,以后就不会写了。我很难理解在这个国家从事新闻工作的人该是多么痛苦。对话如下: L:吃饭的时候,班长为了把菜和肉留给我们吃,每次都是很早地离开餐桌。 X:这怎么可以呢?这不是说我们的伙食不好吗? 我就很难想到他怎么会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 他们的几个节目没有通过审核,原因是作品政治觉悟不高,太过娱乐化或者猥琐。 Z:让我们大学生去表演那样的节目,多没劲。节目是给谁看的啊? 答:领导。 他们几个决定放弃表演了。 2011、7、26 1、这天气就像善变的男人一样,昨天还是电闪雷鸣,冷冷的,今天就是艳阳高照了,但我更确定这是烈日。我们被拉到水泥路面上练习队列,室外的温度大概有三十八度。放眼望去,全是蜻蜓,密密麻麻的。厚厚的迷彩裹在身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表层生出了很多盐渍。腰带把肚子勒的紧紧地,喘不过来气。四个多小时的训练,我相信要不是全凭借耐力,会晕倒一半人。回到宿舍后,全瘫在地上,有很多人不愿意去吃午饭了。 2、如果你的尿液发黄,那就说明你缺水或者脱水了。 3、看到网络上疯转的这样一句话: 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的中国政府抛弃了人民。。。。摘自《纽约时报》 如果你的母亲骑着自行车带着你去上学,一不小心你的脚被车条夹伤了,别人就骂你的母亲无能、平庸,弃子,你会开心吗?或者跟着一起骂? 4、却是无情道有晴,一边是电闪雷鸣,一边是蓝天白云,在绚烂的西方,太阳正置身于猩红的晚霞之中,这预示着风暴与暗夜。 5、这就是夏日,北方的夏日。一阵大雨过后,也就是那么两分钟,人间一片狼藉,地上被打落的毛球,喜极而泣的燕子,迎合北方那恰似小娃吃了半块西瓜后鼓鼓的肚子的轮廓。雨后的天空滚动的云彩,一层叠着一层,两边是白色的,东边的黑色的。如果,自打我的意识里没有这个地理位置记忆,我敢说我来到了青藏高原,那浮动的白云,除了用冰山来比喻,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喻体了。奇怪的是,白天我们这里热的要命,气流应该是上升的,但坦院上空怎么没有云彩呢?对,我忘记了,云是运动的。 6、在俱乐部训练完之后,他们都离开了,灯还没有关,我把头伸出窗外。望到远处的天空下一排排闪闪的路灯,可以感受得到那边的人间烟火。那是一条高速公路,生活在灯火璀璨的城市人群是很难想到这时候关在院子里士兵的心声,更不会想到有人在观望他们,就比如我。在我眼里,士兵是了不起的,他们平凡,但他们对得起自己的职业。两年的义务兵生活会改变他们很多,他们的奉献绝不是那几百块的工资可以衡量的。同龄的人在学技术,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同龄人接受所谓社会的磨砺,他们没有。所以他们出去,在生活中,很多人会说他们傻。而我就在慢慢走上这样傻的道路。 7、望了下走廊四周没有人,我悄悄地掏出手机发了个说说 我在坦院,怀念外边的一切人,事物,熟悉的,不熟悉的 。被母亲看到了,她在十天前曾打过一次电话,但我给挂掉了。这下又打来了,望着震动的手机,我不想接,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接,就是觉得接了也没什么用。但还是把手机拿出去,跑到俱乐部的拐角去接,彼此不知道说什么好,已经二十天没联系了。 这么热的天还要训练吗? 要训。 还是穿那厚厚的迷彩吗,很捂人的 没办法,快结束了。 恩,坚持一下 恩 恩,反正快过来了,坚持一下 好吧,我挂了,以后不要打了,手机没费就不用了。 恩,再撑一撑就结束了 1分29秒。 2011、7、27 1、早上起床到房里去拿衣服,看到对面房顶上驻着一只雏喜鹊。现在,它端坐在高高的房顶,目眩于所见到的景物,它起劲地转着脑袋,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然后,无法抗拒飘动的云彩与灰色天空的诱惑,它又张开翅膀向上空飞,一开始它还小心试探着,很快显得勇敢,有把握了。终于,它扶摇自己在高高的天上飞翔,一下子,他明白了做一只喜鹊意味着什么。 2、斑驳脱落如胭脂色的红砖,灰白的云,木制的窗户,破落的纱窗,耷拉下来,旁边挂着一台LG的空调,岁月顺着雨水的痕迹生长了一条条苔藓,这就是水房旁边的那一道住房区。 3、每到下午六点左右,坦院教练团的足球场上就会集满了人,他们都是挤出时间来踢球的,足球场是天然草坪,旁边有座小亭子,如果你不知道这在之前是坟圈子的话,你会异常地放松。我感觉,中国足球要是让这些人去踢该多好呢。兴趣?体能?团结?荣誉? 4、明天就要实弹射击了,会紧张吗?教员走时风趣地说: 诸位,咱们射击场见 。 5、选培办领导和校领导来慰问我们,每人一大瓶雪碧,一个西瓜,十几个香蕉,一件迷彩。感谢人民的真切赠与和领导的细微关心。 6、我长的帅吗?现在的我不再是那个自恋的年纪了,其实自恋也挺好的,因为一个人连自己都不恋,就很难去恋别人,是不? 但迷恋相貌就好比留恋玫瑰,终将枯萎的。考核中,为我拍了很多照片,包括宣传片中一点,我更希望不是自己像他们说的所谓的形象好,而是自己做的标准。论心胸,七班长是不会因为所谓的儿女私情而干扰自己的工作,他可以熟视无睹,至少现在我很少见过这样的男人,但这或许也是假象;论男人味,野人班长那黝黑的皮肤,如柴般地精干身躯;论相貌,我们班长是东方男性帅气阳刚外表的典型。仪仗队的身材,刚硬的轮廓,丰满的朝气,我确定他是我少见过的帅气男人,而我在努力向他们三者发展,在路上。 7、队长问道: 你们班长们有谁打过枪的? 女班长: 报告,我打过 队长:什么枪? 女班长:手枪 全场哑然。 8、已经熄了灯,感觉鼻子里怪怪的,就用手抠了下,闻一闻是血的味道,又流鼻血了。匆忙走到水房里去洗,鼻子上敷了凉毛巾,看着水池里凌乱的血迹,望着外边漆黑的夜,感到好无助,像是一个急切需要保护的女孩子,但这种感觉是短暂的,不多会,我又回到了强大之中。 2011、7、28 1、上午进行的是95自动步枪的拆装与持枪练习。一把95,就那几个零件,你会发现一把枪的构造非常简单,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的出现改变了人类文明的格局。 2、我趴在地面上,托着枪,眼神定在那儿,汗水啪啪地往下滴,望着远处的靶子,它是我的敌人。在这里,来不得半点柔情,战场是残忍的,哀嚎,血浆,残躯,肠子,腐肉。 3、这种天气,四个人四个西瓜可以这样吃: 每个人吃自己的西瓜;四个人一起吃一个,吃完了吃下一个。你选择哪种方法? 4、教员说道视力问题的时候,稍有沉默,10个大学生七个近视,虽然GFS很少有近视,但中国人不会都是GFS,GFS也不可能都是中国人。说这是一只虎狼之师,不是绵羊之狮,部队不喜欢小白脸。底下的人互相看了看。 5、这大热的天,午饭回来,女生排还站在楼前,那个冷美人在训她们。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觉得,十一班长太过冷漠,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对于那些 傲女 应该有一点感慨,不管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傲女。两个美女班长说不上哪个好,哪个坏,女人在于欣赏。 6、一阵枪鸣,对面树林里一群觅食的白鸟飞走了。第一阵枪声把还在说说笑笑的我们吓呆了,那声音绝不是像他们先前讲的那么小。这一群人,有上厕所的,有的放弃了射击,还有一群就是像我这样有想放弃的念头,但是拘于面子的问题,还是在急切的观望着别人的反应。就这样,一排排完成了射击,迷迷糊糊的我已经站到了射击线上了。迷彩全汗湿了,看着手里的弹夹,我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是谁开了第一枪,这一枪把我们都懵了,耳朵也出现了短暂的听觉丧失。我把保险栓调到了2,本该是单发射击,让我两枪全给打完了。那一瞬间,枪托对你的冲击,子弹的挣脱,穿过草丛,树林,弹壳的脱落。人生的第一次射击竟然是完全脱靶,但我觉得也没什么,这一步终于迈出去了。 7、有一种人,表面上看起来跟任何人玩的都好,其实一点也不好,因为那种自我认识是完全解释不出来的。人的心是有限的,你和十个人玩得好,就分成了十份,和一百个人玩得好,就分成了一百份。以此类推,越分越少。 8、Z光着背蹲在门口吃西瓜,我在看杂志,J在换内裤,W还在俱乐部玩台球,这一天又过去了。一切都这样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充实而幸福地活着。 9、说道一个话题,J用了一个成语 饮鸠止渴 Z和我一阵嘻哈声,那是饮鸩止渴。 我:这就是文科生与理科生的不同了 J:你怎么歧视理科生?我还没歧视过你们文科生呢 我:我是说文理的不同,是区别而不是歧视 J:你闭嘴!! 这样下去是会动手的,之后是一阵沉默,气氛陷入了僵局。Z躺在床上玩手机。 洗漱完回来之后,我走到J床前,用平和的语气和他说,我想这平和也是可以立马爆炸的。 我想解释一下刚刚的事情。第一,我讲的是区别而不是歧视,第二,在安大,你们三个江苏的经常歧视安徽的,我又很多个夜晚像你这样纠结,郁闷 。 J:哎,好啦好啦,我也没往心里去,又不是小姑娘。 我:本来就是嘛,大老爷们,有什么就挑明了说,人家夫妻还不能有隔夜仇呢,咱们还是战友 之后,烟消云散。 2011、7、29 1、打靶练习中,4号靶位的L说: 注意,两点钟方向发现一名敌人,干掉他。 H:停!是如花! 我:靠!战场也有如花? J:L,六点钟方向有小股敌人,快打! 我:操!那是我后背啊,转身一看,是教员,我可不敢打,要打还是你打吧 Z:FIRE!打配合 就这样我们十个人趴在地面上,托着枪,每个人的眼中都透露出刚毅的眼神。 2、队列走过一区队,一个看起来很猥琐的搓人班长在训斥他的区队。 原地踏步,知道我为什么要你们留下吗?因为你们太散漫 他说这话的时候竟然竖起中指,我很纳闷这个FUCK(阳具加睾丸)的手势跟这个有什么关系。D走过他身边,学了一下他的姿势,引起他区队的一片大笑。 站住!你班长是谁? 段。不想好了啊,下午他找到了D和班长。三个人的对话如下: 搓人:哎,其实你做那表情也没什么嘛,大家都是战友,我也没放在心上的。 D:对不起,班长,(D控制住笑) 班长:我已经好好批评教育他了,你看班长多好,都没放在心上,下次不准这样了。D离开,他们俩私聊。 搓人:你们班其实挺好的,他这一闹,叫本来就没什么威信的我更难带队了,每次开完会,下面的人都会学我讲话的口音,哎。。 班长:没什么,都是战友,没啥事,我先走了 搓人:呵呵,那事我没生气,没什么,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班长:哦 3、这两天就要遭罪了,宿舍的电用完了,我们三个在对面房间打地铺睡的。蚊子、蛾子,地面的冰凉让我实在难受,怕病坏了身子,两点多被折磨起来,拿着凉席,毯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可不可以发明一种药物,每到夏天就注射到人的体内,血液中含有某种东西,蚊子就不会叮咬我们了。我像一个被老婆赶出家门的流浪汉,夜尿的时候,发现Z也在厕所,他貌似在梦游,眯着眼。 4、我真后悔小时候没有学习美术,或者说学了只是画一些苹果,猫狗之类。那时候的条件没有现在的好,但还是参加了美术班,学习的是国画。但我不用心,成天只知道和同学嘻哈,甚至把美术老师介绍给了我的小叔,他们谈了一段时间,就分了。我会把水粉和水彩乱混,然后用排笔随意勾勒,抹得身上五颜六色,所以那一段时间母亲都不给我穿新衣服。现在看来,那时候还不如学点东西好呢,毕竟看到坦院的景物想给勾勒下来。写作是为了记忆,但这毕竟是抽象的,画画就不然了。我也从抽屉里翻出了几张霉烂了的纸,用铅笔画了几下,但总是画不出三维或者二维的感觉。打心底里赞赏那些三笔两画就能做一幅画的人,在我们的心灵没有相机的时代。 5、我在努力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想起了一件事,让我很是懊悔,那个陪伴我近一年的小伙伴收音机被我落在床头忘记带来了。其实,前一天我也准备好带来了,可恰逢电池没电了,这才落得好久没有听到青音的声音了。你说这没电了,不是可以买吗?但我就偏偏懒得去买,这一次偷懒,让我失去了好多。 6、偷用了几次手机,但也都没怎么和人联系,现在还剩四块钱的花费,流量没了,就把手机卡拿掉了,当你看到 请插入SIM卡 的时候,心里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这时,手机变成了一块死物,心开始逐渐复苏。 7、吃完午饭回来,Z说: 靠!谁的作训裤子被丢到垃圾桶里了 我想到自己的衣服还在水房里晾着呢,于是,走到水房,掀开垃圾盖子一看,那正是我的衣服,我顿时怒了,真想把那人拉出来打一顿。但我静住了,本是我的错,毕竟有规定水房里不准晾衣服。我想揪出那人打一顿,万一那人是班长呢? 这不是软弱,而是觉得是我的错,必定是的。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圆圈内做事了,只是尽力延长这个圆的半径,你也是。 8、C给我发了一个短信: 提前祝你节日快乐 我:呵呵,谢谢哈,你也是 C:对了,我比你多一个节日哦 我:三八妇女节?你还没结婚哎 C:我也有一个跟你这类似的节日哦 我:什么节日? C:笨啊,护士节 我:哦。呵呵,给忘记了,白衣天使 C;哈哈,最可爱的人 我:你说奉献好?还是自私好呢 C:我觉得吧,还是自私好 我:额,你一个护士,自私的话还怎么照顾病人了? C:谁说自私就是自我完全占有?一定是贬义词吗? 我:你说到了我的心里,在你没说之前,我没敢说。 C:为什么? 我:良心上的不自信。 2011、7、31 1、一大清早,无意在松树上发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仔细一看,才知道是琥珀。里面是什么死物,已经看不清了,但确定是个昆虫。它的命运是悲剧的,生命戛然而止,但幸运的是它的躯体得以恒久保存。我记得小时候学过一篇大概就是讲琥珀的课文吧,但那时还是很那理解,只把它当做一种美丽的挂饰,迷迷糊糊的。这种认识就很难扭转了,所以现在看到一样事物,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它第一次出现时带给你的感受,好在不是浊物。 2、我想介绍一下P这个人。他在晚会上唱的歌曲是《小酒窝》,要是以前,我觉得对他没什么可说的。现在不然了,以至于迥然不同了。我曾许多次看到他在偷偷地练歌,一次彩排之前,我打走廊走过,发现他在水池旁边对着播放器练歌,站在他身后几分钟都没被他发现。还有一次,我在俱乐部玩台球,他用多媒体,拿着左手比划着在唱歌,衣服都汗湿了,你要知道屋内的空调对于人来说是多大的诱惑。看不出他是在把表演当做一项任务,那似乎就是他的ROUTINE。看待他在舞台上的精彩表演,我明白了,他把这次表演当真了,就这么简单。 3、人这玩意,一旦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我就是这样的。就比如,我看到桌上放的两个话筒,怕掉下来摔坏了,就顺手给放到了抽屉里。但还会想我放在抽屉里的那一刹那会不会给碰坏了呢?要是坏了,岂不是自找没趣,就情不自禁地想去试试到底有没有坏。还有,昨晚睡觉的时候,被蚊子咬了一下,白天我就忧心忡忡的,担心会患上疟疾,你说人这动物为什么就这么爱胡思乱想? 4、 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 。过往如烟,有时候会以为睁眼比闭眼明净,没事的时候就把眼睛闭上,然后,自动播放过往的画面,有趣极了。要是睁眼呢?看到的全是心情的样子,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更新。 5、Q说他昨晚站岗回来后发现,在他们宿舍借宿的我们几个:裸睡,磨牙,打嗝,放屁,说梦话。他以为自己进了动物园,其实这就是个动物园,而且,门口挂了一个牌子。 蚊子与苍蝇不得入内 . 6、在没进坦院之前,我还没好好地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年长者都会说我们这一代只会谈情说爱,冷漠,自私,庸碌。现在想想,或许真的是他们多虑了,他们似乎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因素,现实,浪漫是很难经受住现实冲击的,或者说经受住现实冲击的爱情本来就不浪漫。幻想破灭,头自然就低了,心也软了。就好比你到万达去逛街,看到别的男人给自己的女友买一束玫瑰花(即使是假的,因为那个时候你的大脑一片混乱)你也会去买;看到卡旺卡店门前排的长长的队,你会无视地走过吗?答案是你会挺起胸膛问你身边的女人要不要。C和我说过,他有一次和一个女孩子约会,身上的钱花光了,实在没辙,就坐摩的回来的,那三九的天,冻的他直打哆嗦。一次,正值母亲节,我和X在那逛街,一个小女孩貌似认为我们是情侣,就凑上来卖花。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紧抓住你的衣服,瞧她那嘴功,她就知道我是个爱面子的人,她甚至还知道我一定会买,不买的话,她就会追的很远。这时,不知道她的爹妈是不是躲在对面的咖啡店里观察着外边的动静,事实是我确实买了,十五块一朵。这个价钱应该是这种高温天气员工们的冷饮补贴吧,但对于我一个无业游民,也还可以勉强接受。你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吗?一群孩子追上来了,我跟她们说我买过一朵了,她们说一朵不够,结果我又买了一朵,她们又让我买第三朵。看到这么小的孩子,你不免会有点怜悯之心,但你有了,就上当了,我乱了阵脚。幸好X发火了,这才赶走了那群孩子,这是女性们之间的事。那一束花,我至今还没丢掉,但早已干枯了,据说可以泡茶,我也就没舍得丢,还放在橱柜里。 7、我在安大的时候,没事的话就会看三类节目。一是荒野求生,惊叹于那些故事情节。二是天津卫视的非你莫属,这不是个作秀的舞台,它也是迄今我看过的最严肃实用的舞台。三是中国达人秀,虽然也有美国、英国达人秀,但中国特色的味道还在,就是真善美的体现。 8、前几天轻武器射击动员会坐在左边的教员竟是毕业于法国陆军参谋学院,但我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当时又为什么要看出来呢?是不是又为什么一定要看呢? 2011、8、1 1、透过树梢看朝霞,空气中夹杂着昨天的味道,我是哪一位?你又是哪一位呢?就像这棵法桐树,它目睹了一届又一届学员的分离,它的心是苍凉的,但我看到的除了它那项圈般地年轮,还能得到什么信息呢? 2、我深深地知道当自己选择上了这条路,会失去很多。但当我想放弃的时候,却会隐约感到一丝不安。或许是从我接过这身丛林绿的那一瞬间,就再也难割舍了。放弃过友情,爱情,却难以割舍这段军旅情。回到宿舍,发现一个未接电话,打过去,是妹妹的。她告诉我明天母亲要做手术了。我顿时哑然了,谁? 咱妈 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她不让我跟你说的 我想到昨天她还打电话给我,当时就觉得怪怪的,但没想到会是这件事。几分钟后我给母亲打了过去 做什么手术? 跟谁说话呢?打个电话连妈也不知道喊一声 做什么手术呢? 前几天去医院,医生说我气色不好,叫我验验血,拍个片子才发现身体里长了个瘤子,不过是良性的,没大事。 应该有好多年了吧,什么时候手术? 明天,我还有点害怕呢 怕什么,这是小手术,谁一辈子不得进过几次手术室呢,没啥事 说着容易,开膛破肚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三天吧。 我还指望你服侍我的呢 回家再服侍吧,和你闺女轮着照料你,外婆那怎么样了? 还是硬撑的吧,看样子也快了,上段时间看她的样子,我和你七姨把寿衣都买好了 等我回家吧,你调整好心态,把手术做了 下午还要训练吗? 恩,下午有个三千米考核,不过我在得站岗值班 几个小时? 八个,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 这么久,有空调吗? 这儿哪里比的上家啊,很简单的设施。 赶快回家吧,回来多去看看你外婆。 也是,机会不多了。 恩,就这样吧,我这没什么大碍,你好好训练吧 好的,我大后天回家。 3、今天无意中走过六队宿舍楼前的一个篮球场,你猜我看到什么了?台新市地形作战沙盘。像这样地地方在这有很多,只是不能再往下说了。 4、坦院的路没有曲的,树没有歪的,花没有艳的,而我这几天的心情注定是灰暗的。看了下钟表,我已经值班五个小时了,这也是最后一次值班了。眼前匆匆走过的人啊,你可知道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了。楼上的俱乐部正在为几个八月份过生日地人举办集体生日PARTY,楼下空空的,就我一人在这守候着身边的电话。 5、人家说养儿为防老,如果父母老了,做子女的却不能在身边服侍,就是做上将军又能怎样呢?你对我说自古忠孝难两全,我真想骂你这是放屁,可以的话再补上一句: 好的,他妈的,对不起。 6、我们的身边总是会有一些看起来特别的人,无论是他们的言行举止还是做事方式。就好比我坐在这值班,就有一个学员每次上下楼的时候都会在军容镜前收拾一下自己的样子,哼上几首曲子,他看上去要比常人多一些东西,但多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7、这大热的天一黑下来,出没的不仅有狼,还有蚊子。算了一下,我已经拍死了三十多只蚊子,再这样拍下去,我的手就废了,越拍越多,你驱赶它,它当你是和它调情,心烦意乱的我想和蚊子说一句: 好吧,我错了,你放过我吧,处子的血更好喝。 8、来个小笑话吧,我坐在这儿看书入了神。队长走到楼梯口,就是上次踩到我拖鞋没滑到的人,故意的咳嗽了一声。 队长好! 好,坐下吧 他洋洋得意地走了。 9、马上要熄灯了,祝230万解放军节日快乐,也祝我自己节日快乐!人民解放军是一个大熔炉,具有培养功能;是一座大熔炉,具有锻造功能;是一个大家庭,具有融情功能。在这里,你将会获得一段华彩人生。 2011、8、2 1、这是留在坦院最后一天了,如果不是以后分配在这儿工作,我想我也没什么机会进来了,心里酸酸的,尽量多去记录一些吧,我对自己说。 2、对面宿舍的是四加一模式的国防生,一大清早的又在那喊口号了,内容大都是些团结,荣誉,献身之类的。睡前喊,起床喊,饭前喊,洗澡前喊,这样喊下去,再放纵的人也被洗干净了,但我觉得这是好事,你觉得呢? 3、早饭回来,我和H在俱乐部打国标,打了一杆,我就倚在窗边看楼下,恰逢女生区队走过,我望着两个班长入迷了。 H:额,你进了 我:什么球? H:白球 我:好吧 4、天的上空一片阴暗,黑的看不到尽头。狂风、暴雨,闪电,这一切像是沉寂了许久的戾气,我们还坐在这洗脑,一道闪电,停电了。想到再过几个小时母亲就要进手术室了,心里一阵不安。 5、人在自然面前太渺小以至卑微了,打个雷就吓得把头缩进房内,那些喜欢在大街上扭着屁股, 昂首挺胸 的时尚女郎去哪儿了呢? 6、关于拍摄GFS宣传片的感想:如果拍摄AV也像这样反复地卡,再来。那绝对是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7、冰雹,暴雨,闪电,雷鸣,我们一群人像是迷了路的孩子躲在雨棚下避雨。男生坐在女生的前面为她们挡风避雨,在绝境中不放弃每一个人,坐在马扎上望着操场上的雨浪,唱着军歌,这种情景是不是很像影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呢?其实不然,我们在这里生活的每一天,每个场面都可以拍出一部精彩的电视剧。 8、母亲安全走出手术室,一切恢复安静,正如这疾风骤雨平息后的静刹一样,开心。 9、楼前这些梧桐树上的毛毛球,早已枯萎了,偶尔间隙,还会看到一两个坠落的球球,在刚来的时候它们还是绿色的,充盈的。心里好难受,跟这里的一切说再见了。深知现在每过一秒都是唯一的一秒,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就在象牙塔了,那个众人以为自由却让人庸俗的地方。不过,没什么,我们会在大学里好好学习的,三年之后还会回来的。我觉得,我这个人生下来就是当兵的料,因为不太喜欢热闹,而这个世界就有这样一块宝地;不喜欢勾心斗角,向往最纯洁的友情,而这一切综合起来,除了军营,哪里还会有呢?除了高三的那几个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我还拥有自己的战友。很开心了,人就是要这样,别贪婪,带着自己那份恬静走下去,正如那句很朴实的歌词:你不站岗,我不站岗,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谁来保卫家。 10、就在刚刚,D走进来问我: 回到合肥,有没有准备好好玩一番呢? 我:有啊 D:怎么个玩法? 我:先洗个澡,做个足疗,然后逛逛步行街,包公园,国购,坐完附近的所有公交 D:那还不累死你啊,我想去看个电影 我:额,那你找你女朋友去看啊,咱们两个大老爷们看什么看,没情调 D:分了 额,我沉默了 我:为什么分呢? D:刚来这的时候不能用手机,她说我们生疏了,其实她也没有提出分手,只是对我很冷漠,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或许是她放弃了。 我:你真傻,当初你们恋爱的时候,我就说你把不住她的。 D:呵呵,反正我也没吃亏,他哽咽了一下 我:额。。那倒是,开了多少次房了?那好吧,回到合肥我们一起去左岸看电影, D:那别人会不会以为我俩是GAY呢? 我:管他们怎么想,反正我也想看电影了, D:好的,到时我请你吃烧烤 我:到哪吃? H:不知道哎,你找个地儿吧 我:咱们到大润发附近的人行天桥那边去吃,怎么样? H:怎么跑那么远啊? 我:你管呢,好久没去那边了,看看有什么变化了。 H:好吧,如你这个愿。 11、喝完酒,Z和我在俱乐部玩台球: 我:人就是这样,真他妈的贱,来的时候想离开,离开了又舍不得。 Z:那现在要你呆在这,你还愿意不? 我:不愿意 Z:那不就得了,贱人。 12、我想和X说一下,以前我和你提过,有一次我和你吵过架,之后又和好了,你把我送到莲花广场那边的一个路口等车。我讲我看到了一个男的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女朋友,他们穿的都是车间制服。就掏出手机给拍了下来,但之后就没有机会看了,如果你想看的话,就和我说,我会用匿名邮箱发给你。 2011、8、3 1、我们要回去了,他们都在收拾包裹,大包,小包,望着空空的房间,房前的树,这一片天,这一切的一切。 2、吃饭的时候,看着班长的脸,我哽咽了好久,下楼梯的那一瞬间,眼泪还是留了下来。 3、分离总是会有的,班长把我和D送到门口, 行,走吧,我不出去了 为什么? 我和你们不一样啊。行了,赶紧走吧、 班长,那我们走了,班长再见。 他站在院内呆呆地望着我们离开,就这样,我和D拖着沉重的行李晃晃悠悠地离开了。这里的一切,再见。(你们不觉得我这段描写很枯燥,呆板吗?我觉得是,但我不知道怎么去写,完全没有思绪,留着这段空白,以后填充吧。) 4、D和我走在路上,这外面的所有变得那么亲切,看到匆匆忙着的生意人,摊贩,门面主,偶尔还会看到几辆拉砖拖拉机 D:这是在哪里啊?这么破,公交都是老古董了 我:在一个镇子上吧,想办法打车走, D:我们坐砖车吧? 我:关键他们也不拉我们啊,也不往市里去 在路口避雨的时候,D顶着他的那条红毛巾,背着小包,上面挂着几个衣服撑子,手里拿着枕头,我和他差不多,这就是我们那时候的样子。那样子就像大笑江湖里的小沈阳。你会以为我们是急忙赶回家的农民工。 5、你能想象一下二十多天没见过文明世界的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穿短裤,黑丝袜时候的感受吗?我确定你不知道,因为你不愿意做流氓。 6、打车到了火车站,我和D拿着凉席,抱着枕头,背着书包,拖着行李,带着坦院的精神劲儿,走进了肯德基。你能想象每个人的反应吗?每个人都用呆滞的目光盯着我们,而我俩都觉得无所谓,世界这么美好,我们管它作甚。我点了一大堆东西吃,也就十分钟吧,就匆忙离开了,但旁边的饿那个点了一杯咖啡的白领还在那坐着呢。正如D所言,最讨厌那些在肯、麦点上一杯饮料坐上一下午的人。他们回去也可以跟同事说自己的一下午是多么的惬意。我和他想的一样。 至此,旅途结束,我获得了什么,琢磨去吧。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我家微信时代的年三十 前年,公公过生日时曾准备给他买个智能手机,主要目的是想教他们玩玩微信,也好让他们… 国版《解忧杂货店》观后感 每个人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向了更好的人生。 咨询信的答案,只是在鼓励一颗已有…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4号) 2018年1月14号: 今天,吴江的气温比较温暖,不似前几天那般寒冷。昨天与今天,吴江的… 做个不停止成长的人 莉莉老师上瑜伽课时带着浓重的鼻音不停咳嗽着。可能不舒服,她今天示范动作少了很多,…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3号) 2018年1月13号: 昨天,姐姐和外甥小大卫并没有过来我和母亲暂住的金家坝东湾村这里,…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2号) 2018年1月12号: 前天的时候,我说:“母亲明天去昆山。”然而昨天,母亲并没有去昆山…

Categories
Vyslbigc

Moved

[Introduction] when something in my recent life made me a little disappointed, when I told them that I would not teach them, when they knew the reason why I would not go, they all said they would help me one by one, as long as I don’t leave, don’t leave them, tell me: teacher, we all like you very much, like you call us, don’t leave, OK? In life, there are always responsibilities that can’t be put down, and people are often easily moved to be excited when others give help in a timely manner; Moved in heroic words; Convinced in reverence and admiration; Moved in the oath before and under the flowers, however, I was often moved to Hengshui in the center of responsibilities that I couldn’t let go. Although I was still on campus, because my family was not very rich, in order to relieve the burden of my family, in order to improve my ability to survive in the society in the future, I had one foot on campus and one foot on the society, so I felt a kind of responsibility on my shoulder gradually, A kind of responsibility that can’t be put down not only comes from study, but also from life and society. But to be honest, the unfortunate fate always makes my life very difficult, continuous misfortune often makes me exhausted, and sometimes I have to wipe my tears secretly. Once upon a time, I really thought of giving up like this and being a simple student like others, don’t consider anything, as long as you simply study hard, because I am still a student after all. But in the end, I still don’t have the heart to bring this kind of pain to others, because I don’t want to tell the pain in my heart to my family and friends, and I am afraid that they are worried, so I didn’t know when I gradually lost the ability and courage to tell, so I took everything and it seemed to be a kind of responsibility that I couldn’t let go, so I had to take it alone silently, sometimes I thought of crying, but when I thought of my family and friends, I would be very sad if I saw them, so I took back the tears at the eye and swallowed them into my stomach, let it dormancy. Although I live a sad life like this, I have no complaints or regrets, because I am struggling for life. Because everything makes me not only exercise myself, but also strive for my life with my own hands in the process of studying and working part-time, I can shoulder a responsibility with my own shoulder. Although I feel sad more than happy, every misfortune is always filled with the warmth of human feelings. Although I have lost a lot, but I got more, got the most touching and warm favor in a foreign land, and always gave me courage when I was most helpless, I always pointed out my direction when I was at a loss, reminding me that I still had the responsibility that I couldn’t let go. So I kept walking firmly again and again, without any idea of escaping from reality, although sometimes I would think, I am not only not a big deal, but also a small one. But I still have no complaints or regrets. I am willing to suffer from tiredness, bear the sufferings and pains that others have not endured in the ordinary place, and pretend to smile after others. Although I feel it is not easy, although sometimes I hate it, I can’t find a reason, so I am moved by myself, but I never need to find an excuse, because no matter in the past or now, in the difficulties of life, there will always be a lot of emotions and persistence. What I can’t let go of is a kind of persistence and a kind of responsibility. No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new part-time homework tutoring this semester, my child didn’t give birth to me because I am just came to contact me. Every time after finishing the learning task, they were like a group of happy birds twittering around me, asking these questions. Looking at their lively and lovely appearance, I felt a little warm inside, the gloomy heart couldn’t help being enlightened. Soon, I fought with my students. Whenever I meet or leave, they always say hello: Hello teacher! Teacher early! Or teacher goodbye! In this way, I was moved by the sincere and simple greetings from the students. I was proud that the learning foundation of these children I taught was relatively weak when I was busy shuttling back and forth between the school and the counseling center, so it is very difficult and hard to teach. Although they are just children over ten years old, they are also very strong and know what shame is. In order to cultivate their learning confidence, I have given them infinite care. Although I have only taught them for a month, they have made some progress in learning! The children gathered around me happily, cheering, singing, dancing me and smiling, enjoying their warm embrace, tears of joy of victory flow with them to my heart’s content. When something in my recent life made me a little disappointed, when I told them that I would not teach them any more, when they knew the reason why I didn’t go, they all said they would help me one by one. As long as I don’t leave, don’t leave them, tell me: teacher, we all like you very much, if you like it, please call us, don’t leave, OK? Facing a dozen pairs of eager eyes, my heart suddenly softened, so that the cruel action of gnashing teeth turned into a bubble and suddenly felt how irresponsible I was, how can I leave them for personal reasons and let go of the responsibilities I have to undertake? I am moved by their pure hearts. At this time, I understand that, what I lost was far less than their feelings for me, so I told myself that I couldn’t leave, and my responsibility didn’t allow this moment. I understood that life had lost and gained, even if it was hard and tired, however, I always get the most sweet reward after hard work, and I can also get a touch from persistence in the form of case and Labor. Is this not a kind of enjoyment, pride and happiness? [Editor in charge: Ke Er] Like (prose editor: Ke Er) the 30th year of my WeChat era The year before last, my eunuch planned to buy a smartphone for him on his birthday. The main purpose was to teach them how to play WeChat, and let them… Comments o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worry-free grocery store” Everyone moves towards a better life through his own efforts. The answer to the consultation letter is just encouraging an existing…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4, 2018) January 14, 2018: Today, the temperature in Wujiang is relatively warm, not as cold as a few days ago. Yesterday and Today, Wu Jiang’s… Be a person who never stops growing up Teacher Lily coughed with a strong nasal tone when she was in yoga class. Maybe it’s uncomfortable, she has less demonstration action toda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3, 2018) January 13, 2018: Yesterday, my sister and nephew Little David didn’t come to the Dongwan village of jinjiaba where my mother and I stayed temporaril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2, 2018) January 12, 2018: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I said, “my mother will go to Kunshan tomorrow.” However, yesterday, my mother did not go to Kun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