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上海喝茶BO

Categories
Ftmiiedrr

Summer Rain

In the burning summer like fire, I somehow felt anxious worries, complicated troubles and unreasonable sadness, as I was looking for the answer with my heart. The passing days are like withered leaves in the wind and rain, and the years will continue in the drifting. Everything in the past was gradually scattered in the passing rain, the frustrated street filled with rain and fog, and the confusion was immersed in the eaves canal with rain. Only the Lonely person muttered to himself in his dream. At the dry crossroads, looking for the source of rain and dew alone, exploring tirelessly, and finding a pool of blue waves like songs. Or because of the heat, I prefer the storm and rain, explaining the broken life in the wind and rain, just like the sadness of the moment when roses are fragrant and suffering from the wind and rain, and the brightness and fragrance gradually precipitate. Lonely intersection, can not find a destination to escape, chaotic thoughts wandering in the heart rain without direction. As time passes, I get used to walking alone in the rain, letting the unintentional raindrops knock on my body. Only people who are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exhausted will walk in the rain, and they can’t find the direction of comfort, but only find the stop point for loss. Looking up at the misty sky, I can’t find the bright trace of yesterday. Perhaps, the birth of sad songs is not the inspiration of poets, but the encounter of fate. Through the Heart Lake soaked in the body, stepping on the ground with fallen leaves. Staring at the dead leaves falling in the sky, I sighed with regret for the sadness of fallen leaves and the fragility of life. It turns out that the so-called magnificence is like a rainbow after rain, leaving a series of poetic things gone. Like (prose editor: Jiangnan wind) the 30th year of my WeChat era The year before last, my eunuch planned to buy a smartphone for him on his birthday. The main purpose was to teach them how to play WeChat, and let them… Comments o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worry-free grocery store” Everyone moves towards a better life through his own efforts. The answer to the consultation letter is just encouraging an existing…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4, 2018) January 14, 2018: Today, the temperature in Wujiang is relatively warm, not as cold as a few days ago. Yesterday and Today, Wu Jiang’s… Be a person who never stops growing up Teacher Lily coughed with a strong nasal tone when she was in yoga class. Maybe it’s uncomfortable, she has less demonstration action toda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3, 2018) January 13, 2018: Yesterday, my sister and nephew Little David didn’t come to the Dongwan village of jinjiaba where my mother and I stayed temporaril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2, 2018) January 12, 2018: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I said, “my mother will go to Kunshan tomorrow.” However, yesterday, my mother did not go to Kunshan…

Categories
Azpuxiuy

初吻

我的初吻之被夺去是在我十六岁刚入高中那一年。所谓夺去,是因为此事是我非自觉,非主动,全由得到它的那一女子安排张罗的。我现在记得的她的模样,是一张长得端正而微黑的脸庞,细薄的双唇,光芒的双眼,面貌并不算坏。这些印象大半还不是来自她本人,而是吻过之后,她赠给我一张她的半身照片。我将照片放在钱夹里,空暇时在篮球架子旁,在太阳底下,打开观赏,遐想,发呆;或是在小卖部排队付账时觑看一眼。如此经历大半年,将那照片上的面目及眼神深印到我的头脑中去了。我对她本人却缺少充足的印象。这或者因为,无论在教室或半路相遇,一旦她走入我的视线,我心里立刻涌上一种仿佛 遇上冤家 的紧迫感,反而极少去直面和审视她了。另一原因,则是我常常耽溺于幻想,罕有直接地清醒地观察现实之时。 那是怎样的一种耽于幻想呢?举个例子说,将一盆密密簇簇的花儿摆在眼前,那时一见之下,便觉得它格外繁盛似的,觉得它的枝叶看不尽,一片之后尚有另一片掩映着,视线略移又会有一片将我触动,故而时时心底被一种美丽的情绪充满。我记得从教室的窗外望去,是一片雄伟的青山,其间有黄色的灰土小道蜿蜒翻过山脊。每逢我眺望着太阳底下的沉默的山峦,眼睛触及那条可怜的小道时,我心里便会浮现一幅旅人跋涉翻山而过的图画 彻底沉默的,紧闷着嘴,眼睛看着一寸一寸灰土向后移去,热汗罩在衣衫底下 这沉默的图画便是我注视那山岭时的长久的寂寞的幻想。 既是要说初吻,那就有必要说明我那时对于爱情的理解。在我十二岁之前,对于年长的女子只有仰慕顺从以及被关爱着的喜悦之感受,而对于年纪相仿的,譬如同班的旁边座位的女子,心底的情感大都是竞争和排斥,亦即视彼等为敌人。跳皮筋猜谜语败北于她们是我生活中的大不快,争辩不过的女生也极为可恨,这两条,是与我对于男生之态度毫无二致的,自然谈不上爱的因素。十二岁后,对于女生这才忽然生出无来由而深切的亲昵感。仿佛得到一个花园、洞府,只有我与她两人在其中,两人完全欣赏和喜悦于对方的行为神态。那是很接近于亲密的伙伴关系的情感,在当时,我们也常常互称为 知心友 。但结局都是失败了。失败固然使我失落,不过,随着心理的机能渐渐成熟,我的心灵的注意力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将失落不久都忘记了。 人 男同学与女同学 不再那么吸引着我,吸引我的变成了自然。风雨之后,我爱去看铺落在地上的残枝败叶,看黑树皮被人踩成碎末,颇凄凉的样子;我爱走到僻静的地方去,荒凉的地方去。那里或者有一段腐朽的红锈斑驳的旧水管子,或者是一所旧房子,窗棱早已朽了,门紧闭,它们俱在烈日底下无声地等待时间流逝。这些景致是破败了的,但它们那么贴近我的心灵。我的眼睛能从它们身上汲取哀愁,我的心灵遂充实着。这么过去了有一年,初中毕业之后的暑假,我几乎将我的同学们全忘记了。因为不必写作业,大段大段的时光空闲着,我便走到屋外去看繁花的开谢,去看小孩们在池塘边钓鱼。他们为那点生动的收获而喜悦奔走。我感到我不再会为这种收获欢喜了。我只跟在他们身后,不言不响地,看池子里荡漾的碧水。等到高中入学,我已经形成一种大半日处在幻想里的沉默的性格了。 开学之后我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他爱看武侠小说。我与他住在一起,他那部放在枕边的小说不久我也时常拿来翻看。愈看下去,愈放不下手,因为我心里时时担忧着书中的一个女侠客。那书主要写的是一个男子侠客。他性情愤激,孤傲不逊,四处给名流剑士们捣乱。那女侠客爱着他,时常不教他发觉地跟着他,而他所爱的又是另一个蛮不讲理的女子。如今看来,这样的三角恋的情节算不上什么稀奇东西,是创作者的简单的捏造,可那时在我眼中女侠客简直栩栩如生。男侠客不大理她,她却给他治伤敷药,收拾衣服,好言宽慰,用尽了温顺的性格待他。女子的形象从此徘徊在我心里。我走在路上,会想着她也许就跟着我的身后;我躺在床上,会想着她也许坐在床沿看护我 因为她懂医术,尽管我并没有病。我真相信那样好性格的人存在,我盼望着这样的人到我的身边来,听从我的话,而我绝不会像男侠客般冷淡她。 之所以要提及此事,因为我想我已得到新的爱情观念,不单是对异性的亲昵,也不单是伙伴的信任,这实在已是一种人格的倾慕。我的初吻正是当我处在如此的爱情的观念时发生的。 事情应当从我的一只笔记本说起。我受室友的熏陶,读的小说渐渐多了,兼以词曲散文等书。在书上我能碰上一些句子,初看不过写着平常的景象,但我若照着它说的想一想,回想着从前哪个时候到过那么一个地方,这时,那些景象忽然变成真切的了,可同情的了。我认为这些是天底下的最好的句子,课文、校报上的范文、老师的引例,全不如它们好。它们是真正地描出一幅图画的句子。我遂将它们抄在一个本子上。那本武侠小说写到的女子的顺从体贴的事迹,我也摘抄几段在其上。据我记忆,下面的句子我也抄进了本子里: 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晚风前。 黃昏时谁在听白杨的哀怨? 谁在寒风里赏归鸟的群喧? 有谁上山去漫步,靜悄悄的,去落叶林中捡三两瓣菩提? 吻我的女生决定对我实施她的计划,我想是与这本子有很大关系的。她之前已经注意到我 我在课堂上回答问题,言语幼稚,引起过全班的大笑;此外,我当时踩着一双单皮鞋,穿黑长裤,那挺拔的装束也算招人注意的。开学后两三周,她常常走来,在我前面的那座位坐下,扭过身向我问这问那。我若在写字,她便很诧异地问: 下课了还写字的么? 我若停下不写,她又笑了: 别人说你一句,你就不写了么? 照这情形看,似乎我的任何言语举止都蕴含着让她诧异好奇的力量。 她既然常常到我的课桌旁边来,我那一个笔记本被她发现也不足为奇了。她翻过几页,便说要借去看看。过了一天的晚间,她走过来,将本子退还给我,暗淡的灯光下,她这一次神色显得很沉静,语气中对我的好奇与作弄的分子全没有了,双手放在膝上,安分了不少。她说: 里面的句子我都读过了。 我那时是将这个本子完全当作个人的东西,是心灵独处的陶醉的场所。我们能见到光艳的女子让人评论她的头饰的外在的陶醉,却也有并不出众的女子暗自留心自己衣袖衣襟的内在的陶醉;那本子对于我便是这后一种陶醉。因此她将本子归还,我心里所想的全是关于本子的事,神情大约有点漠然。这时她一直看着我,我注意到她的脸色,是仿佛我做了什么得罪于她的事情一般的神色。我问她: 你有什么事吗? 她就把脸色一变,爽快地向我说: 你和我到外面去说话。 我们走到走廊上,她问我过去有些什么好玩的故事,星期天做些什么。我一一照实回答,她听后每每大声发笑。我挺奇怪她为何而笑,我以为我的事情实在不是很有趣。但她的快乐情绪感染了我,与她谈着话,她处处照顾着我,我总被温情与好意包围着,心里的感受是很畅美的。不知是谁搬了张空课桌放在走廊上,我便坐了上去。屋檐以外是十月的满天繁星,微风一丝丝吹来,我轻荡着腿。她又问我的初中生活,问我的习惯,赞赏着我,因我而发笑。我怀念那一个场景 清凉的星空,夜风徐来,一个女子仰望着我。 这以后第二天的晚上,我将本子打开,这才看见上回结束的地方,有铅笔添上的字迹,如下: 小杰,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男生,你好像雨后长出的新笋,柔和,清新,招人喜爱。你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人。我喜欢你。 当时学生们所用的表达爱情的措辞,常用的是 喜欢 ,极少用 爱 ,大约因为自己也不确定这场心动称不称得上为爱。因此她这里用的已经是那个年龄用以表示感情的最高级别的词汇了。我将这段话抄在一张纸片上,写明她的名字,纸片收藏在一个盒子里。本上的铅笔字迹我也并不擦去,因为我想,它也是很好的句子,给我的触动要胜过一切课文、诗句,而且娟秀的字迹也是一个极好的点缀。这段话给我的精神带来的影响,除了使我想到她时,心情由原来的轻盈的畅美,变作沉静的充实的喜悦,如飘浮的蒲公英着落到温暖的土地里一样,此外尚有两处变化。 第一处变化,与我读的那本武侠小说有很大关系。上面已经说过,小说中女子用一种牺牲的态度爱着男侠客,无悔地付出,并承受着种种痛苦。这些痛苦都是由于男侠客不爱她,冷落她而生的。我读过女生的留言,与她先前对我的过度的好奇对照起来,我相信她爱着我是个不必怀疑的事实。这时候,她的身影与我印象中的女侠客的身影不知不觉重合了。我想她必定以对我的付出为快乐。我想假若我有一天病了,不能去上课,她必定会暗中着急,会去四处搜寻对付别人传说的我的病症的治疗法。我想假若有一天我向她说我实在厌烦每天两页的生词抄写,她必定当时不声张,却悄悄地在夜里把生词替我写好,放到我的桌上。我虽认识她并不久,但这些品质 无言的付出,暗中的关切,那女侠医所具有的,我相信也正为她所具有。我直觉得认定她总会尽她最大的努力对我好。 第二,她留言中说,我是柔和、清新的,我为此反思着,难道我真是这么一个人吗?这样的评价不但我从没听过,便是想也从没想到过。我反观自身,难道是身体正在拔长,显得瘦削柔弱,才令她如此想的吗?或者是声音尚未浑厚粗重,言语有几分女性的柔和(假设如此),才令她如此想的吗?又或者我的性情的确完全没有威猛粗鲁的倾向,果真是温和谦让的呢?这些问题像是印记一样紧随着我。当我黄昏时分伫立在草坪上,望见天空的云朵因天色渐暗而呈现墨色的时候,我就会意识到自己的孤独,自己的沉默,不禁心里想: 我此刻的摸样在她看来是很柔和的吧。 这时我的心境也柔和了,并感到一点快乐。她的话改变了我。就拿 柔和 一词来说,先前它对于我不过一个普通的词语,如今它时时提醒着我。凡我行为的柔和之处,温和之处,它使我能够分明地自觉到。 后来的两三个星期里,她的身影在我心头挥之不去。当我课堂上被老师点名提问,当我站在队列的前端做课间操,当我抱着书本迈进教室,这些处于众人瞩目之下的时候,我的心里要比从前紧张和快乐,那全是因为她的缘故。从前我们去做体操,男生大都从铁栏杆上翻身而过,跃下一只高坡,降落在操场上。我这时不走这条冒险路线了。我改由平缓的绕远的正规道路。我想我应当斯文一点,因为或许要被她看见。她仍旧时时来与我说话,或坐在我的对面,或在走廊上,或在窗户边。她的态度似乎有些改变,先前的强烈的好奇消失了,由此减少了言语中戏弄的成分。此外,她偶尔露出不满意我的样子,仿佛她有一个暗示的意思,我偏偏没有懂得。我不明白她为何不满意我,我自忖我待她的态度远没有男侠客待女侠医的态度之恶劣。只有一件事,她将她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而我从来没有打给她。 到了一个星期天,她走到学校来看我。本来我也不住校,是与室友同住在学校附近的出租民房里,因为离得近,所以放假也常常在学校看书或走路。那是个晴天,我从楼上窗户看见她一步步走上那个斜坡,身后拖着她的影子。远远地看着,她的身姿实在显得弱小,太阳也许晒得她渴了。我感觉她像是一个长途跋涉的人。她上了楼,看到我就笑。我们虽然还是照常地说着话,她这一次笑得要格外的多,不必笑的地方她也笑。她又格外地爱反问,爱刁难我,常说: 是吗?你敢肯定真是这样吗? 她并不用心在和我说话,她在想着别的事,故意说许多话掩饰 这一点我能看出来。有一时我们都沉默了。十月的阳光暖和地照在我们身上,窗外,山峦上满是挂着枯叶的树枝桠,一把烈火就能烧尽它们。收割之后的田野上,稻草砌成的草垛错落地分布着,它们早已干燥,是一些温暖的小屋。穿过田野的溪流完全让芦苇掩盖,不知下面是否尚有水流,而芦苇也将干枯,被风吹得燥响。十月就是这样,整个大地都像是一把烈火能烧尽似的!只有近处,红色土壤的菜园里,躺着好一片绿油油的青菜,还有废旧倒覆的竹篾篓下不知罩着什么。这时她做出行动的决心了,跟我说: 我有样东西给你,你闭上眼睛,伸出手来。 我记得她手里不曾拿着什么,大约是在口袋里吧。我依言闭上眼睛,伸出手掌。接着,我感到一双湿的凉的柔软的手印在我的后颈上,其后则是我的唇被她的唇轻搵。 我不必细述这被吻是怎样一种感受。给我带来最大触动的,与其说是初吻的感觉,不如说是初吻这一事实。我想大部分的人们都是如此的。我如今也记不起那时是何等的感受了,这第一是因为嘴唇的感官本来不很敏锐,第二是因为她先将微凉的手放在我的颈上,让我有些吃惊,结果注意力全部流向颈部,忽略嘴唇了。我现在还记得她的手指是微微潮湿的。 吻过之后,我的心里自然很乱。她不久回家去了,我带着纷乱的心情,再去看窗外秋日下的景色,它们都变得辉煌刺目了!它们像真的燃烧起来,把我的心情烘得暖暖的。 我到太阳底下站了一会儿,又到铁栏杆上坐了一阵,我感到有许多事情要思考。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在心里宣布思考的结论: 第一,先得弄明白自己是不是也喜欢她。 第二,如果是,我自然应当以她对待我的同等程度的好对待她。 如果不是,我应当力劝她放弃,但仍以她对待我的同等程度的好对待她。 我想好上述的妥当的对策,长舒了一口气。我期待与她的下一次交谈,那时,我需要留心自己是否喜爱她。 然而,事情不照我所预想的方式发展。她再也没有来我前面的座位,坐下与我长谈。在别的地方遇见,她也装作不与我熟悉过的样子。过了一个星期,我已经看明白她是在用冷淡的态度对待我。 她遇上什么烦恼了吗? 我心想。 不久我听到同学之间有这样的传言:她是个坏女生,她交往过的男友恐怕要用算盘才数得清,这还不含她游戏作弄之属。我听后很尴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上算盘的资格。后来我常常看见她跟不同的男生打闹,这传言大概是真的。 我将她先前送我的半身照片从钱夹里取出来,背面写上她的电话号码,放进盒子里。笔记本上她的那段留言也擦去了。我感到心里并不是很失望,也没有蒙受损失的心情。只是我后来没有再向往女侠客之类的人物。至于她留言中对我的评价,我至今不明白那是否她的实话。 3月12日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我家微信时代的年三十 前年,公公过生日时曾准备给他买个智能手机,主要目的是想教他们玩玩微信,也好让他们… 国版《解忧杂货店》观后感 每个人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向了更好的人生。 咨询信的答案,只是在鼓励一颗已有…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4号) 2018年1月14号: 今天,吴江的气温比较温暖,不似前几天那般寒冷。昨天与今天,吴江的… 做个不停止成长的人 莉莉老师上瑜伽课时带着浓重的鼻音不停咳嗽着。可能不舒服,她今天示范动作少了很多,…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3号) 2018年1月13号: 昨天,姐姐和外甥小大卫并没有过来我和母亲暂住的金家坝东湾村这里,…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2号) 2018年1月12号: 前天的时候,我说:“母亲明天去昆山。”然而昨天,母亲并没有去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