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odvmujmd

我的

对于生活中的遇到的苦难,我们应该感到开心,苦果味道虽然不好但往往富含营养,许久以来,我们人类都太过于肤浅以至于无知了。困苦让我们的肉体与灵魂遭受着短暂的休克,殊不知我们也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变得强大了。上帝不会无缘无故赐予我们一份完美的亲情、爱情以及友情,所以在争取他们的时候我最好把条件先收回来,而去实现一份未知的条件。 追逐阳光的日子,汗水叠加泪水汇成苦水,原来生活的味道是苦的。 今天早上,天空是异常的明朗,看不到一点云彩,就是这样,毒辣的阳光早已洒满了人间伊甸园的每一个角落。我躺在床上,意识模糊的向外看去,透过玻璃射进来的阳关让我感到极其反感和恶心,前一天的训练导致我身体严重脱水,口干舌燥,咽炎也复发了,这老病折磨我十几年了,是治不好的。我望着头顶的墙壁,粘着一层薄薄的灰,四个拐角也都坠着一坨一坨的蜘蛛网,才明白这房间一个暑假没人打扫了。在床上翻了个身,享受着这奢侈的自在,不一会,我听到他们三个的床铺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床架已经老化了,稍微动一下,就会弄出响声,那声音有点像是聊斋里涉足鬼宅的哀鸣,听后浑身都起疙瘩。最终还是阿斌先起床的,他猛地掀开被子说道: 我靠!,几点了,,要集合了,, 这话刚放出没一秒,我们都蹬开被子慌忙的穿衣服了,我则急了,因为习惯于裸睡,所以裤头放在哪儿也找不到了,可把我急坏了,干脆我不穿了, 这样穿着迷彩会不会能看到那个部位 ,阿斌说,我问道什么部位,他说那个,我又问到底是哪个,他说: 你笨啊,你的小弟弟。。。 我往下看了下,立马找了个短裤衩穿在了迷彩里,连刷牙跟洗脸一共用了两分钟不到。大家匆匆忙忙赶到楼下集合,生怕看到指导员那恐怖的面容,结果还是挨了骂,原因是来的时候集合速度太慢。惩罚的结果就是被点名的同学俯卧撑五十,好在没有点到我的名字,我暗自庆幸着,悲哀的庆幸,卑微的庆幸。这天上午的训练大家都很卖力,呵呵,不是卖力,是尽力,卖力的是土匪,我们不是土匪。对面就是普通生在军训,他们要比我们轻松多了,似乎我们就被圈在了一个点上,也似乎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与他们分开了。女生排的训练比较轻松,相比之于男生,女生的身材和认真程度都比较好,所有走起方阵来会更加挺拔,更有气势。而我们还没有学习那些课目,只是停留在停止间动作上,进度极其缓慢。休息之余,普通生和我们较上了劲,我们也不甘示弱,双方拉起了歌。号子是这么喊的: 一二,快快,一二三快快快。。。。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七八九,你们到底有没有。。 他们的排比我们的连人数还要多,论气势是输掉了,于是只好唱了首歌跟他们听,歌曲唱出了大家的心声。在那种连空气都是烫人的天气下,没有人会再去在意自己的皮肤是否被晒黑,自己的脸是不是很脏,我们是泡在泥水里的孩子,奏响属于自己的歌曲 我们是中国国防生。 回到宿舍后,我们清理了鞋里的杂物,阿斌躺倒床上就呼呼大睡了,其余两个就坐在那发呆,抱怨到这日子什么时侯才能熬到头,我哭丧着脸提着水瓶往水房走去,路过一群新生,对我叫道: 教官辛苦了 。我应道一声好,其实我哪里配的上称为教官这两个字呢,脱下这身衣服也是和他们一样刚刚入学的稚嫩儿。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刚入校的新生对于军人是多么的尊敬与爱慕,这个时候我却不觉得自豪了,甚至有点羞愧了。一个国家的军队在常人看来就是维护政客的工具,是死的,没有活力的,任何有个性的东西来到这儿都会被融化掉。水房的温度很是高,打着水我就急匆匆的回来了,刚走没多远,听到砰地一声,转回头看是一个女生的水瓶爆了。在这大学校园里,水瓶爆了已是见怪不怪了,无非是引起楼上的一群怪物探头望一下热闹,而后恢复一阵平静罢了。可我望着那女孩,孤独而无助以至于痛苦。在这时候,田也来了,看到这情景,而我们身上又着着迷彩,这是一份逃脱不了的责任,我们义无反顾地走到她面前,倾出的开水全部洒到了她的脚上,通红的脚面让人望着心里一阵阵痛,我们都是人,都是肉做的。田背着她往医院赶,她确实很重,我们只好一人背一会,我看着她的眼泪在不停地往外流,晓得她是想家了,想爸妈了。田不停地鼓励她,安慰她,她只是哭,除了哭有的就是握紧我的迷彩,甚至于撕扯了。途中遇到了指导员,他是一个很有味道的人,没过多会就追了上来,二话没说他把女孩接了下来,一气背到了医院。校医院是个很令人作呕的地方,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繁琐的程序,即使是买一瓶药也要挂号,我很难理解这样做的原因。女孩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医生的治疗,护士说: 男生止步,我们要帮她清洗伤口。。你们可以把医药费先付了。。 指导员看了看我,我看了看田,沉默无言以对,只好坐在椅子上等,等她出来的那一瞬间会是笑的,但医务室里传来的声音却不停地撕扯着我们的心, 烫伤面积很大,需要到安医大二附院去治理,这儿没有那么多的药物。。 护士无力地解释道。我看了看女孩,她已经完全疲惫了,也没有了流泪,不一会她的室友就赶来了,但这几个女生看起来确实那么的令人生起怜悯,她们想令同伴好起来,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像是迷失了的大雁。有人说,女孩子都喜欢有责任心的男人,但为什么刻意是男人呢,男人不也喜欢有责任心的女人吗?可见男人太多的丧失了责任心,成了女人心中的下等动物。雌雄本是同一根肋骨,何必这么对待彼此呢?这时候,田回去了,看着他也是不想回去,但没办法,下午还要集合,在任务与任务面前,唯有一种任务不能放弃,那就是为人民服务。或许,你想像不到那种渴望伸出双手帮助别人的心情,那种收获的欣喜绝不亚于任何一种快乐,因为快乐也是分种类的。他回头看了一下我,我示意着,无尚的敬意。我跑到校门口打了一辆车,司机不愿久留,我们只好走的很快,很急。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女孩烫伤部位不能沾水,我脱下了迷彩盖住了她,就那样,我们三个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没有注意周围人群的眼光,但我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在走向伟大,周围渐渐渺小了起来。其实,每个人都是伟大的,与生俱来的伟大,只是在成长的过程里,我们在不经意间就丧失了人性的可爱之处,保留了那份不该有邪恶之心。有时候,写这些东西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是所谓的高尚,我想高尚不是每个人都能称得起的,像这样抽象的品质我们收受不起,我收受不起。在出租车里,女孩的室友和她相互抱在一起,她们仅仅是认识了不到一周,而那份超越时间差的友情足以撼动我先前对友情的看法,以至于很多人和我一样都认为友情是虚的、假的。迷茫的时候,亲情才是活灵活现的,唯美的。到了医院,指导员忙着去挂号,医生们赶快的帮她擦了药,清洗了伤口,我看着她咬紧牙关,眉头紧锁,那时她一定很痛,心很痛。有的女孩子真是非常的坚强、勇敢,她们的性情就好比是一根橡皮筋,很柔,但却怎么也拧不断,女人很美,只是太多时候美没了着落,徒有遗憾罢了。 回来的时候她就在车里,一句话都没说,只有来的时候说了句: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我们两个人把她抱到了她们的宿舍,那也是我第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进女生宿舍吧,又怎么会有第二次呢!到了宿舍,看到她的室友都在,焦急的神情向我透知这是一群大一的孩子,稚嫩而朴实,没有一丝矫情。或许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男生宿舍里,会有不一样的场景,她们很团结,这种团结或许应验了那一句朴实无华的歌词:团结就是力量。她们只是嚷着要我们坐下来,又是拿水,又是拿水果,我看到自己的衣服那么脏,就没坐,也没了力气坐下来。她们给了我一个橘子,给指导员一个苹果, 解放军真好,真好,,,谢谢你们。。谢谢 ,那一瞬间,我升华了,我看到自己的灵魂被洗礼了,我笑了。 解放军真好 ,其实我们一点都不好,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平常公民理应做的事,本不应该把自己的身份牵扯到这上面,如此渺小的我们以至微不足道。回来的时候,我握着那个橘子,那里面容纳了太多太多人对于我们的希望与感激,分量太重,心里思索着我们是工具,但这工具是有灵性的,它是热的而不是冷的。雨还在下,天已经黑了,我拖着身子走着,在雨中淋洗着马路旁散出来的灯光,幽远而泛黄。 (四) 坚持训练有一周了,大家脑子中的那根弦已绷紧了许久许久,仿佛可以弹奏出世界上最轩昂的曲子。弦,绷劲了,就容易断,那是由它的限度决定的,而这限度在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下渐渐松了下来。这个连队在最近几天渐渐松垮了下来,其实,这松垮是可以理解的,这只是文字里的理解,现实是容不得的。我们还都是大一的孩子,仅仅是孩子罢了,跟那些过路的普通生没什么区别,那军队无比高尚的荣誉一瞬间就被我们分享了,而我们做的不够,分享的底气自然也就不多了。激情是会褪色的,而保持激情的活力确实是一件很令人头痛的事情。其实,对于自己的身份,我们一直都没有一个很好的定位,以至于军委给的解释都令人一头雾水。大学生还是国防生,谁包括谁?有些时候,艰难的抉择,角色的瞬间转化会令我们出现暂时的迷失自我,而时间久了也自然就习惯了下来,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做的更好。 这一晚,是我们每周惯例的班加训,是为了弥补训练中的不足,合肥夏季的夜晚最令人反感的就是蚊子太多而且很大,因为这边也算是亚热带气候了,但气候这玩意最怕的就是出于中间者,不三不四的气候时间久了就令人误了真性情,决定了性格的等级。其实,我最看好的还是北方的气候,那性格是如此之洁白。夜晚的操场上,异常的躁动,在这乘凉是个不错的选择,风吹着,叶子飘落,即使你看不见,但是可以听得到那擦擦的声音。我们一个班就八个人站在一个无人在意的角落训练,没人在意的好,你不必去强求自己,也不必盯着别人的眼睛。反反复复的队列训练,我还记得上次锋和班长吵过之后,大家都在反省,联系队列有用吗?打仗有用吗?我翻开了队列那本书,不停地琢磨,终于悟到了那里面的东西,在中国,官本位思想都极其严重,而这就容易导致大家忽视纪律,乱成一团,而这在军队里是容不得的。队列在潜移默化中将我们拧在一起,你走得快,别人走得慢,这样就会乱,所以你得注意别人,注意的久了,就了解了,团结了。 班长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解动作要领,他是自愿来带我们的,没有任何酬劳,错了,有,那是精神的慰藉,他有一段时间总是恨铁不成钢地埋怨很多GFS不争气,这么多人树立起开的形象很容易在一瞬间毁于一旦。所以荣誉这玩意就是纸老虎,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它就好比是是一个处子,你最好不要轻易和它上床,否则,当你下床的那一瞬间,它就立马贬值了。班长看到我们我们练的也很给力,但总是没多大进展,比如排面还是不齐,靠脚还是没气势,虽然我们也知道这玩意不是一天练出来的,但我还是埋怨到中国人就喜欢虚,这些假把戏没意思之类的,可什么又有意思呢?有些时候,难得糊涂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它相比之于明哲保身就显得赞扬的多了。班长来回的走动,听得到他急促的喘息声,大家也都口干舌燥的,过路的情侣一对对,嘴里总是在叽咕什么,看得出他们也是大一的,不禁感叹道这恋爱的速度,寂寞的爱不是爱而是借来的安慰罢了。班长有点不耐烦了,我们并没有十分地配合,90后的孩子总有一点值得人喜欢,那就是叛逆,那股不服输的劲儿。而如今我却感受得到这90后也渐渐向80后靠拢了,慢慢的就会走到70后,60后,而后又出来了00后,10后。这一代终归还是对时代的过客,没有坚持下来吧。那这又怎么样呢,有人很现实,而现实还是人类自己造的,所以自己造的苦果自己吃吧。班长从第一名开始问道: 田,你是什么? 田答道: 报告!我是一名国防生,共和国的后备军官。 张答道: 报告!我是大学生里面的军人,是保卫国家,为人民服务的解放军 ,班长叫嚷起来: 你他妈的放屁,少来虚的,你算是军人吗?自己都做不好,还保卫谁?不拖后腿就好了 ,张依然站立在那儿,没有吭声,只是眼睛里湿湿的,这是事后班长跟我说的。魏答道: 我是一名中国国防生,共和国未来的军官,是新时期军事战略国家培养的人才 。 你是人才?会打仗还是会被打? 班长讥笑道。发觉怪怪的,到了我就没那么气宇轩昂地说了, 报告!中国国防生,祖国需要的人 , 行了行了,都别在这丢脸了,你们可以做不好,但是别忘了你们曾经发过的誓言,你们合格吗? 班长背对着我们说出了这些连他自己都不愿听到的话语。其实,我们一直都是不开心的,事后的一次班会上,班长说: 没有人愿意在那站着被蚊子叮咬,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当傻子一样使用,但有用吗?没有了这些人,我们永远都不会幸福下去,这些大道理你们都晓得,但是真正了解了吗?教科书上宣扬的那只是文字,不是感情,感情是你们自己来体会的。 就这样,一次次的经历,我们渐渐变得喜欢沉默了,有人说这样也就慢慢有了兵味,可毕竟我们还不是兵,我们住在的是欲望丛生的大学校园里。真渴望有一天我能坐在部队大院的草地上望着天空的星星,深呼一口气,思念远方的亲人、战友,还有那个未知的她。 更新中……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我家微信时代的年三十

前年,公公过生日时曾准备给他买个智能手机,主要目的是想教他们玩玩微信,也好让他们…

国版《解忧杂货店》观后感

每个人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向了更好的人生。 咨询信的答案,只是在鼓励一颗已有…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4号)

2018年1月14号: 今天,吴江的气温比较温暖,不似前几天那般寒冷。昨天与今天,吴江的…

做个不停止成长的人

莉莉老师上瑜伽课时带着浓重的鼻音不停咳嗽着。可能不舒服,她今天示范动作少了很多,…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3号)

2018年1月13号: 昨天,姐姐和外甥小大卫并没有过来我和母亲暂住的金家坝东湾村这里,…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2号)

2018年1月12号: 前天的时候,我说:“母亲明天去昆山。”然而昨天,母亲并没有去昆山…

Related Posts

我的

对于生活中的遇到的苦难,我们应该感到开心,苦果味道虽然不好但往往富含营养,许久以来,我们人类都太过于肤浅以至于无知了。困苦让我们的肉体与灵魂遭受着短暂的休克,殊不知我们也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变得强大了。上帝不会无缘无故赐予我们一份完美的亲情、爱情以及友情,所以在争取他们的时候我最好把条件先收回来,而去实现一份未知的条件。 追逐阳光的日子,汗水叠加泪水汇成苦水,原来生活的味道是苦的。 今天早上,天空是异常的明朗,看不到一点云彩,就是这样,毒辣的阳光早已洒满了人间伊甸园的每一个角落。我躺在床上,意识模糊的向外看去,透过玻璃射进来的阳关让我感到极其反感和恶心,前一天的训练导致我身体严重脱水,口干舌燥,咽炎也复发了,这老病折磨我十几年了,是治不好的。我望着头顶的墙壁,粘着一层薄薄的灰,四个拐角也都坠着一坨一坨的蜘蛛网,才明白这房间一个暑假没人打扫了。在床上翻了个身,享受着这奢侈的自在,不一会,我听到他们三个的床铺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床架已经老化了,稍微动一下,就会弄出响声,那声音有点像是聊斋里涉足鬼宅的哀鸣,听后浑身都起疙瘩。最终还是阿斌先起床的,他猛地掀开被子说道: 我靠!,几点了,,要集合了,, 这话刚放出没一秒,我们都蹬开被子慌忙的穿衣服了,我则急了,因为习惯于裸睡,所以裤头放在哪儿也找不到了,可把我急坏了,干脆我不穿了, 这样穿着迷彩会不会能看到那个部位 ,阿斌说,我问道什么部位,他说那个,我又问到底是哪个,他说: 你笨啊,你的小弟弟。。。 我往下看了下,立马找了个短裤衩穿在了迷彩里,连刷牙跟洗脸一共用了两分钟不到。大家匆匆忙忙赶到楼下集合,生怕看到指导员那恐怖的面容,结果还是挨了骂,原因是来的时候集合速度太慢。惩罚的结果就是被点名的同学俯卧撑五十,好在没有点到我的名字,我暗自庆幸着,悲哀的庆幸,卑微的庆幸。这天上午的训练大家都很卖力,呵呵,不是卖力,是尽力,卖力的是土匪,我们不是土匪。对面就是普通生在军训,他们要比我们轻松多了,似乎我们就被圈在了一个点上,也似乎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与他们分开了。女生排的训练比较轻松,相比之于男生,女生的身材和认真程度都比较好,所有走起方阵来会更加挺拔,更有气势。而我们还没有学习那些课目,只是停留在停止间动作上,进度极其缓慢。休息之余,普通生和我们较上了劲,我们也不甘示弱,双方拉起了歌。号子是这么喊的: 一二,快快,一二三快快快。。。。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七八九,你们到底有没有。。 他们的排比我们的连人数还要多,论气势是输掉了,于是只好唱了首歌跟他们听,歌曲唱出了大家的心声。在那种连空气都是烫人的天气下,没有人会再去在意自己的皮肤是否被晒黑,自己的脸是不是很脏,我们是泡在泥水里的孩子,奏响属于自己的歌曲 我们是中国国防生。 回到宿舍后,我们清理了鞋里的杂物,阿斌躺倒床上就呼呼大睡了,其余两个就坐在那发呆,抱怨到这日子什么时侯才能熬到头,我哭丧着脸提着水瓶往水房走去,路过一群新生,对我叫道: 教官辛苦了 。我应道一声好,其实我哪里配的上称为教官这两个字呢,脱下这身衣服也是和他们一样刚刚入学的稚嫩儿。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刚入校的新生对于军人是多么的尊敬与爱慕,这个时候我却不觉得自豪了,甚至有点羞愧了。一个国家的军队在常人看来就是维护政客的工具,是死的,没有活力的,任何有个性的东西来到这儿都会被融化掉。水房的温度很是高,打着水我就急匆匆的回来了,刚走没多远,听到砰地一声,转回头看是一个女生的水瓶爆了。在这大学校园里,水瓶爆了已是见怪不怪了,无非是引起楼上的一群怪物探头望一下热闹,而后恢复一阵平静罢了。可我望着那女孩,孤独而无助以至于痛苦。在这时候,田也来了,看到这情景,而我们身上又着着迷彩,这是一份逃脱不了的责任,我们义无反顾地走到她面前,倾出的开水全部洒到了她的脚上,通红的脚面让人望着心里一阵阵痛,我们都是人,都是肉做的。田背着她往医院赶,她确实很重,我们只好一人背一会,我看着她的眼泪在不停地往外流,晓得她是想家了,想爸妈了。田不停地鼓励她,安慰她,她只是哭,除了哭有的就是握紧我的迷彩,甚至于撕扯了。途中遇到了指导员,他是一个很有味道的人,没过多会就追了上来,二话没说他把女孩接了下来,一气背到了医院。校医院是个很令人作呕的地方,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繁琐的程序,即使是买一瓶药也要挂号,我很难理解这样做的原因。女孩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医生的治疗,护士说:…

我的

对于生活中的遇到的苦难,我们应该感到开心,苦果味道虽然不好但往往富含营养,许久以来,我们人类都太过于肤浅以至于无知了。困苦让我们的肉体与灵魂遭受着短暂的休克,殊不知我们也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变得强大了。上帝不会无缘无故赐予我们一份完美的亲情、爱情以及友情,所以在争取他们的时候我最好把条件先收回来,而去实现一份未知的条件。 追逐阳光的日子,汗水叠加泪水汇成苦水,原来生活的味道是苦的。 今天早上,天空是异常的明朗,看不到一点云彩,就是这样,毒辣的阳光早已洒满了人间伊甸园的每一个角落。我躺在床上,意识模糊的向外看去,透过玻璃射进来的阳关让我感到极其反感和恶心,前一天的训练导致我身体严重脱水,口干舌燥,咽炎也复发了,这老病折磨我十几年了,是治不好的。我望着头顶的墙壁,粘着一层薄薄的灰,四个拐角也都坠着一坨一坨的蜘蛛网,才明白这房间一个暑假没人打扫了。在床上翻了个身,享受着这奢侈的自在,不一会,我听到他们三个的床铺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床架已经老化了,稍微动一下,就会弄出响声,那声音有点像是聊斋里涉足鬼宅的哀鸣,听后浑身都起疙瘩。最终还是阿斌先起床的,他猛地掀开被子说道: 我靠!,几点了,,要集合了,, 这话刚放出没一秒,我们都蹬开被子慌忙的穿衣服了,我则急了,因为习惯于裸睡,所以裤头放在哪儿也找不到了,可把我急坏了,干脆我不穿了, 这样穿着迷彩会不会能看到那个部位 ,阿斌说,我问道什么部位,他说那个,我又问到底是哪个,他说: 你笨啊,你的小弟弟。。。 我往下看了下,立马找了个短裤衩穿在了迷彩里,连刷牙跟洗脸一共用了两分钟不到。大家匆匆忙忙赶到楼下集合,生怕看到指导员那恐怖的面容,结果还是挨了骂,原因是来的时候集合速度太慢。惩罚的结果就是被点名的同学俯卧撑五十,好在没有点到我的名字,我暗自庆幸着,悲哀的庆幸,卑微的庆幸。这天上午的训练大家都很卖力,呵呵,不是卖力,是尽力,卖力的是土匪,我们不是土匪。对面就是普通生在军训,他们要比我们轻松多了,似乎我们就被圈在了一个点上,也似乎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与他们分开了。女生排的训练比较轻松,相比之于男生,女生的身材和认真程度都比较好,所有走起方阵来会更加挺拔,更有气势。而我们还没有学习那些课目,只是停留在停止间动作上,进度极其缓慢。休息之余,普通生和我们较上了劲,我们也不甘示弱,双方拉起了歌。号子是这么喊的: 一二,快快,一二三快快快。。。。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七八九,你们到底有没有。。 他们的排比我们的连人数还要多,论气势是输掉了,于是只好唱了首歌跟他们听,歌曲唱出了大家的心声。在那种连空气都是烫人的天气下,没有人会再去在意自己的皮肤是否被晒黑,自己的脸是不是很脏,我们是泡在泥水里的孩子,奏响属于自己的歌曲 我们是中国国防生。 回到宿舍后,我们清理了鞋里的杂物,阿斌躺倒床上就呼呼大睡了,其余两个就坐在那发呆,抱怨到这日子什么时侯才能熬到头,我哭丧着脸提着水瓶往水房走去,路过一群新生,对我叫道: 教官辛苦了 。我应道一声好,其实我哪里配的上称为教官这两个字呢,脱下这身衣服也是和他们一样刚刚入学的稚嫩儿。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刚入校的新生对于军人是多么的尊敬与爱慕,这个时候我却不觉得自豪了,甚至有点羞愧了。一个国家的军队在常人看来就是维护政客的工具,是死的,没有活力的,任何有个性的东西来到这儿都会被融化掉。水房的温度很是高,打着水我就急匆匆的回来了,刚走没多远,听到砰地一声,转回头看是一个女生的水瓶爆了。在这大学校园里,水瓶爆了已是见怪不怪了,无非是引起楼上的一群怪物探头望一下热闹,而后恢复一阵平静罢了。可我望着那女孩,孤独而无助以至于痛苦。在这时候,田也来了,看到这情景,而我们身上又着着迷彩,这是一份逃脱不了的责任,我们义无反顾地走到她面前,倾出的开水全部洒到了她的脚上,通红的脚面让人望着心里一阵阵痛,我们都是人,都是肉做的。田背着她往医院赶,她确实很重,我们只好一人背一会,我看着她的眼泪在不停地往外流,晓得她是想家了,想爸妈了。田不停地鼓励她,安慰她,她只是哭,除了哭有的就是握紧我的迷彩,甚至于撕扯了。途中遇到了指导员,他是一个很有味道的人,没过多会就追了上来,二话没说他把女孩接了下来,一气背到了医院。校医院是个很令人作呕的地方,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繁琐的程序,即使是买一瓶药也要挂号,我很难理解这样做的原因。女孩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医生的治疗,护士说:…

我的

对于生活中的遇到的苦难,我们应该感到开心,苦果味道虽然不好但往往富含营养,许久以来,我们人类都太过于肤浅以至于无知了。困苦让我们的肉体与灵魂遭受着短暂的休克,殊不知我们也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变得强大了。上帝不会无缘无故赐予我们一份完美的亲情、爱情以及友情,所以在争取他们的时候我最好把条件先收回来,而去实现一份未知的条件。 追逐阳光的日子,汗水叠加泪水汇成苦水,原来生活的味道是苦的。 今天早上,天空是异常的明朗,看不到一点云彩,就是这样,毒辣的阳光早已洒满了人间伊甸园的每一个角落。我躺在床上,意识模糊的向外看去,透过玻璃射进来的阳关让我感到极其反感和恶心,前一天的训练导致我身体严重脱水,口干舌燥,咽炎也复发了,这老病折磨我十几年了,是治不好的。我望着头顶的墙壁,粘着一层薄薄的灰,四个拐角也都坠着一坨一坨的蜘蛛网,才明白这房间一个暑假没人打扫了。在床上翻了个身,享受着这奢侈的自在,不一会,我听到他们三个的床铺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床架已经老化了,稍微动一下,就会弄出响声,那声音有点像是聊斋里涉足鬼宅的哀鸣,听后浑身都起疙瘩。最终还是阿斌先起床的,他猛地掀开被子说道: 我靠!,几点了,,要集合了,, 这话刚放出没一秒,我们都蹬开被子慌忙的穿衣服了,我则急了,因为习惯于裸睡,所以裤头放在哪儿也找不到了,可把我急坏了,干脆我不穿了, 这样穿着迷彩会不会能看到那个部位 ,阿斌说,我问道什么部位,他说那个,我又问到底是哪个,他说: 你笨啊,你的小弟弟。。。 我往下看了下,立马找了个短裤衩穿在了迷彩里,连刷牙跟洗脸一共用了两分钟不到。大家匆匆忙忙赶到楼下集合,生怕看到指导员那恐怖的面容,结果还是挨了骂,原因是来的时候集合速度太慢。惩罚的结果就是被点名的同学俯卧撑五十,好在没有点到我的名字,我暗自庆幸着,悲哀的庆幸,卑微的庆幸。这天上午的训练大家都很卖力,呵呵,不是卖力,是尽力,卖力的是土匪,我们不是土匪。对面就是普通生在军训,他们要比我们轻松多了,似乎我们就被圈在了一个点上,也似乎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与他们分开了。女生排的训练比较轻松,相比之于男生,女生的身材和认真程度都比较好,所有走起方阵来会更加挺拔,更有气势。而我们还没有学习那些课目,只是停留在停止间动作上,进度极其缓慢。休息之余,普通生和我们较上了劲,我们也不甘示弱,双方拉起了歌。号子是这么喊的: 一二,快快,一二三快快快。。。。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七八九,你们到底有没有。。 他们的排比我们的连人数还要多,论气势是输掉了,于是只好唱了首歌跟他们听,歌曲唱出了大家的心声。在那种连空气都是烫人的天气下,没有人会再去在意自己的皮肤是否被晒黑,自己的脸是不是很脏,我们是泡在泥水里的孩子,奏响属于自己的歌曲 我们是中国国防生。 回到宿舍后,我们清理了鞋里的杂物,阿斌躺倒床上就呼呼大睡了,其余两个就坐在那发呆,抱怨到这日子什么时侯才能熬到头,我哭丧着脸提着水瓶往水房走去,路过一群新生,对我叫道: 教官辛苦了 。我应道一声好,其实我哪里配的上称为教官这两个字呢,脱下这身衣服也是和他们一样刚刚入学的稚嫩儿。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刚入校的新生对于军人是多么的尊敬与爱慕,这个时候我却不觉得自豪了,甚至有点羞愧了。一个国家的军队在常人看来就是维护政客的工具,是死的,没有活力的,任何有个性的东西来到这儿都会被融化掉。水房的温度很是高,打着水我就急匆匆的回来了,刚走没多远,听到砰地一声,转回头看是一个女生的水瓶爆了。在这大学校园里,水瓶爆了已是见怪不怪了,无非是引起楼上的一群怪物探头望一下热闹,而后恢复一阵平静罢了。可我望着那女孩,孤独而无助以至于痛苦。在这时候,田也来了,看到这情景,而我们身上又着着迷彩,这是一份逃脱不了的责任,我们义无反顾地走到她面前,倾出的开水全部洒到了她的脚上,通红的脚面让人望着心里一阵阵痛,我们都是人,都是肉做的。田背着她往医院赶,她确实很重,我们只好一人背一会,我看着她的眼泪在不停地往外流,晓得她是想家了,想爸妈了。田不停地鼓励她,安慰她,她只是哭,除了哭有的就是握紧我的迷彩,甚至于撕扯了。途中遇到了指导员,他是一个很有味道的人,没过多会就追了上来,二话没说他把女孩接了下来,一气背到了医院。校医院是个很令人作呕的地方,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繁琐的程序,即使是买一瓶药也要挂号,我很难理解这样做的原因。女孩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医生的治疗,护士说:…